None of this is your fault.
Don't look back, just let it go.



大倶利伽羅中心 同担拒否
龙嫁/乙女/腐
找茬请不要来我这里撒野
オトゲー中毒

日常と写メ専用
↓↓↓↓↓↓↓↓↓
dyaberak.lofter.com

「刀剑乱舞同人」未果的再见

重发

糖里有渣,审神者男性注意

大俱利伽罗中心

大俱利伽罗不是傲娇

没问题的话,下面正文

又是雨天,淅淅沥沥,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打伞的话一定会淋得浑身湿透。

十五岁的少年坐在走廊上,双脚悬空。他听说隔壁审神者今早去世了,那是个温和的人,按照年纪算的话,他可以称为奶奶。奶奶身后总是跟着压切长谷部,那把刀和自己家的差不多,一样的脸,爱操心。但他看得出,奶奶和付丧神绝不是简单就能描述的关系。她有个人类丈夫,三年前比她先离开这个世界。她的女儿也已嫁人,她说她有个孙子,但他们都不常来这儿,说是她工作和地方,不太好。

少年琥珀色的眼珠有些空洞,他对生离死别就像身后站着的近侍那样不拿手。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我们都不知...

 

另类的告白

审神者「如果我永远不再醒来的话……」
大俱利伽罗「你的梦中将会因为我而变得不再孤身一人。不,应该是我将不会变成孤身一刃。」
审神者「那么就永远保持清醒吧。」
大俱利伽罗「即使有永远我也不想与你熟络。」
审神者「那样就不会天亮了。」
大俱利伽罗「我只要在你的身边就足够。」
审神者「那是熟络。」
大俱利伽罗「不,那是约定。」
审神者「那是悲剧,你会被留下。」
大俱利伽罗「我会随你赴向彼岸。」
审神者「你喜欢战场。」
大俱利伽罗「是,但是失去你,已经失去了我的用武之地,这里不再会有战争。」
审神者「我是战争的导火线吗?」
大俱利伽罗「你是我而生的理由。」
审神者「大俱利伽罗各种意义上把天聊死了呢。」
大俱利伽罗「嗯。」
审神者「希...

 

「刀剑乱舞同人」穿越时空的审神者

子博请多指教

綾奈:

主俱利审
附压切审 歌仙审
OOC

00
「主上……主上!」
「抓紧我的手……!」

疼痛快要将身体撕开。
少女瞳孔中映有的是与她同样透着绝望的脸,是几乎没有,可能是第一次从他脸上读到的神情。青年的英俊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无可挑剔。
灼火燃烧着所有的东西,描绘世界正凋零成碎片。焦味刺鼻,氧气也跟着消失。
可是为什么呢,少女的耳边除了剧烈的耳鸣,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哭喊和奄奄一息。尽管周围是些曾共同生活过的付丧神演出的悲剧,美好日常化为的灰烬。
少女快被吸进黑洞中,因为她不是这里的居民。两端同时的拉扯,真是能彻底理解什么叫做五马分尸。她抓紧青年的手逐渐失去力气,她知道,没有时间了。
「谢谢...

 

关于头疼

内含 大俱利伽罗/压切长谷部/鹤丸国永/烛台切光忠/石切丸/三日月宗近

大俱利伽罗的场合

审神者「……头好痛。」
大俱利伽罗「……」
审神者「唔……」
大俱利伽罗仍是没有理睬,继续做自己的事。
审神者捂着头翻了个身,再翻回来的时候面前是大俱利伽罗的膝盖。
审神者「?」
大俱利伽罗「……上来。」指审神者的头枕到自己大腿上。
接着大俱利伽罗帮审神者按摩头部放松后,她真的不怎么痛还睡着了。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压切长谷部「主上?!」
审神者「没事,我只是有点头疼。」
十分钟后压切长谷部气喘吁吁地回到房间里,给审神者递上药。
压切长谷部「抱歉主上,本丸正好没有头痛药了,我跑了三家店才买到,花了点时间。」
审神者「诶?!现在是凌晨十二...

 

俱利审双箭头段子008

涉及信浓藤四郎,大俱利伽罗,小豆长光
OOC

政府又开新活动,审神者带着一群小短刀去挖地了,那个叫信浓藤四郎的带队,还有个爱染国俊混在里面,剩下的全是一期一振的弟弟们。
近侍大俱利伽罗没有被召唤去,问题就出在这里。并且审神者回来后就跟着信浓寸步不离,过去从来没看到过她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这么黏糊。红发小朋友白白净净十分秀气,很懂礼貌,关键真的很可爱。可他都来本丸这么久了,怎么小姑娘现在才?
大俱利伽罗带着刚帮审神者锻出的这次新实装的小豆长光去见同刀派的烛台切光忠。他知道这新刀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完全不是恋人喜欢的类型,那种恋爱和喜欢,所以才稍微努力了点把他带回来了。不像上次的小龙景光,想起来就生气,小姑娘嚷...

 

一直觉得如果刀剑乱舞设定和野良神差不多的话,就是付丧神们是人身,审神者上战场只要叫那把刀的名字,他就会变成刀的样子被审神者所使用。
刀剑中有暗堕侵蚀现象会反应在审神者肉体上。
故事是围绕着审神者斩杀历史修正主义者展开,而不是刀剑男士用自己的本体去斩杀。
有种主人和式神的感觉。

不过这样感觉完全变成了其他的东西,可是感觉很棒。

 

关于睡不着

含有 大俱利伽罗/压切长谷部/鹤丸国永/江雪左文字/烛台切光忠

大俱利伽罗的场合

审神者跑到大俱利伽罗的房间里,要一起睡。
大俱利伽罗「没有兴趣混熟。」
审神者「可我睡不着。」
大俱利伽罗「……你又喝了茶?」
审神者「嗯……喝了抹茶……拿铁。」
大俱利伽罗「……」
审神者感觉今晚没戏,要退出房间。
大俱利伽罗「你去哪里。」
审神者「找个能哄我睡觉的人……长谷部……鹤丸……光忠,都行。」
大俱利伽罗「……」
审神者真的要走了。
大俱利伽罗强硬「不准去,能让你睡觉的人在这里。」
审神者「……你不是说没兴趣吗。」
大俱利伽罗掀开被子「不要话多,过来。」
不能让你去打扰光忠。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长谷部「主上怎么了?睡不着了吗?那让我为您...

 

© 神楽坂綾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