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羅綾奈

「刀剑乱舞同人」关于补习

>我流俱利审
>墓本丸
>短篇


窗框上的风铃叮叮当当,窗前的桌边坐着的审神者,托腮对于手肘压着的题目完全没有兴趣。近侍大俱利伽罗盘腿端坐在她身后,明明身负监督的重任,他却闭目养神,闲来打坐。

「我这么不擅长读书都是你的错呢,大俱利伽罗。」音色成熟的审神者提高声线,开口就会带着暧昧的语气,不过对着喜欢的付丧神,还会掺点轻佻。

听闻睁眼,大俱利伽罗盯着穿了长裙水手服女孩的背影,长发搭在肩头捶到腰肢,他没有回应,等待着后话。

审神者当然知道他现在的动作和心里所想之事,以及他总是上钩,掉入自己布置的陷阱。大俱利伽罗的坦率体现在行动上,傲娇体现在话语上,温柔体现在字里行间,可爱体现在日常细节中。

「谁叫你不是我的老师呢。」她故意叹气,从刚才到现在一个字都没有写。

「……我是刀。」无奈开口,他琢磨不透审神者的想法,还是其实知道了解明白的很清楚,依旧往她的设计的洞里跳呢。

「我知道呀。」

风溜进房间,吹起书页翻动,她转身,看向身后的大俱利伽罗。

「这样的大俱利伽罗我也喜欢。」温婉一笑,眼角留有几分狡黠。

该是日常,该是早就习惯,女孩的告白会在任何时候,好像她想,就传递。不知道是真是假,她总是这样轻而易举地挂在嘴边。大俱利伽罗事到如今,还是会被那两个字牵动心脏,好像有谁在用逗猫棒挠着那儿,欣喜涌上来,止都止不住。

「……不想……」正要作势脱口而出某句万能的口头禅,没能说完就又被审神者抢走了主导权。

「不想混熟的大俱利伽罗我也喜欢。」

大俱利伽罗没法回应,呆愣一瞬后才意识到什么,于是赶紧撇开视线,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中了女孩的无名魔咒。

「所以是你的错哦。」发现对方害羞的审神者笑得更加开心了,像遇到了什么绝世珍宝。她根本不在意学习,她在意的一直都只有眼前的男性付丧神。

「……什么。」又接话了。

「如果你是我的老师,说不定我能变得擅长读书。」指腹抵住近侍的鼻尖,审神者对于调戏一事越来越热衷。

「……你……!」仿佛收到惊吓,大俱利伽罗本能地后仰,可因为本能变得少许有点失落。他其实不反感跟女孩肢体接触,虽然他们很少这样的触碰。

「可能也会为了让你给我单独补习而故意考砸呢。」收回手,审神者没有半点尴尬,依旧保持平静的语气。

「……!」

「诶?你为什么这个表情?是想到什么工口的事情了吗?」

「……」大俱利伽罗的眼神出现了犹豫和因为被说中了自顾自热起来的脸。

「鹤丸那家伙都教了你什么呀……不过,纯情的大俱利伽罗我也喜欢。」

「……和他无关。」对话全程他都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生怕被吸进更奇怪的感觉里。

「对,和他无关。因为是我们两个的补习班。」

「……你到底想说什么。」忍耐不了意思不明确的内容,忍受不了她的挑弄,简直想把刚才脑内的事情付诸于行动。大俱利伽罗终于对上了视线,有点生气,还有点……情欲。

「我想说我会考个让大俱利伽罗老师满意的成绩,然后等着你给我的奖励。」

「……奖励?」

审神者没再说话,来到他的侧脸,伸出舌尖轻轻扫过。

「所以说,吃了大俱利伽罗老师也可以吗?」

危险的发言就在耳边,一瞬湿润的感觉很快就恢复到刚才的状态。大俱利伽罗的喉结上下滚动,他深呼吸,让在边缘的理智努力摆回正中间。

「但是像我这么正经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还是说,大俱利伽罗其实很希望我这么说呀?好像你刚才,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呢。」乐此不彼的审神者继续道,她知道自己在玩的是什么,是把什么样的刀,所以那么肆无忌惮的撒野,也不怕惹火上身。

「你的确是玩过头了。」

一个动作就将审神者固定在地上,大俱利伽罗心跳剧烈,捏住对方的手腕倒没怎么用力。他还是没法下定决心,没法向前跨出一步,越过一线。

「诶……是吗。可是这身水手服很快就不会再穿了,大俱利伽罗老师真的不准备帮我亲手脱掉吗?这个下面的秘密,你也很想知道的吧?」女孩歪头,看不到惊慌。她竖起一只膝盖,依旧那么自由散漫。

连他的性趣都了解的十分清楚,大俱利伽罗看着身下笑得得逞的女孩有点恼火。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她像个普通女孩子那样害羞,明明对着喜欢的对象,明明说着喜欢,明明态度诚恳,但就是像个没有感情的人偶。

「快点把最后的作业做完。」他终究起身,不会继续后面的事情。

「还有奖励的事情,我会考虑的。」

留下这句话,大俱利伽罗出了房间,没再主动进来过。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