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羅綾奈👾

「刀剑乱舞同人」关于喜欢

>我流秋田 私设有
>一个简短的故事
>无文笔



好きな人がいる。

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喜欢,也不是对长辈的那种,是作为男女之间的,更加包含了所有意义的喜欢。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哪怕是兄长一期一振,谁都没能有幸与他分享这份心情。

从本丸的小型书库里找到的书里说,这并非「喜欢」,而是「爱」。他不懂,连证实的勇气都没有被赋予。

「主君」只要叫唤这个称呼,秋田藤四郎就迫不及待地加快步伐,轻快地跑到审神者面前。一上一下蓬松柔软的卷发好像粉色的樱花味棉花糖,充满期待的水润大眼睛等待被主人任命。

他是短刀,相比其他类型更为便捷,方便随身携带,可能也是因为短刀,他的形象才只能是个孩子。,而且前面还得加个「小」字。所以对于审神者来说也是如此,那又怎么会对他产生像自己这样的爱慕之情呢。

「秋田今天的任务……嗯……还是去远征吧,跟着陆奥守。这次是需要坐船的任务,调查就交给你了。」

「是,主君。」

秋田藤四郎低头领命。

这是常有的安排,因为自己总说想要去外面看看,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导致他的杀阵能力没有侦查高,连出阵的机会都少之又少。

还有他没能告诉审神者的。

「如果没有主君在身边,外面的世界对我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他不会这么说的,他不会让审神者感到困扰,因为他的主君,有了别的心上人。伊达家的利刃,大俱利伽罗先生,他也曾在过去,在前主的原因下,在本丸外的地方与他有过谋面。那的确是帅气,厉害,似乎体内潜伏着野兽,即使从太刀被降级为打刀也一样强大,丝毫不影响他的杀敌水准。

羡慕的心情来的很快,想要赶走它谈何容易。有心有血有肉,明明住着自己的灵魂却很多次都在失控的边缘挣扎。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偷偷摸摸跟在大俱利伽罗身后,模仿他了很久。甚至想尽办法晒黑,希望有天,审神者也能像喜欢大俱利伽罗先生那样,喜欢他。

蔚蓝色的眼睛里映照出审神者的样子,喜怒哀乐,可惜都不属于他。

他变得跟其他短刀孩子不一样,很少哭泣很少说话,但依然在远征调查的汇报中,站在审神者面前滔滔不绝,最后会用不符合他外表的语气,加上一句「谢谢您」,笑起来的样子温暖,只是会出现的两朵红晕不知不觉不见了踪迹。

他褪去了稚气,继续受着身体约束。

「第一部队从今天开始,加入秋田藤四郎。」

不枉几乎每晚的偷偷练习,他终于有机会参与作战,真正意义上的被使用了。

出阵前的准备工作他做了很久,来来回回本体擦拭了不下五十次,将审神者赐予他的御守放入衣服最里层,跟着出发了。

一路上遇到大量的敌枪,他与药研藤四郎互相协作,轻轻松松开辟一条捷径。他的动作流畅,漂亮没有丁点拖泥带水,就连同行的大家伙们也被他保护了很多次。

第一部队的秋田藤四郎,在审神者身边一待,两三年的时间真是眨眼间。

「主君。」他端着远征带回的特产,站在玄关。

「是秋田啊,进来吧。」

「这个点心,请慢用,不要告诉其他人,因为我只带了两份。」他的声线依旧有点高,白丝短裤的內番服干净整洁,平稳地将托盘放下,坐了下来。

「诶?那一定很好吃吧,不该先跟一期哥分享吗?」

「一期哥是哥哥,和主君不同。」

语气间令审神者产生了错觉,仿佛秋田藤四郎是个二十几岁的成年人,比她高大许多。

「诶……秋田有时候也会说很深奥的话呢。」

「深奥吗?那我换一种说法吧?我只想跟主君分享这两份点心。」单手握住杯子,确认温度,「已经不烫了,可以喝了。」

「哇,那我一定要好好享受这份午茶时间啦。」

「荣幸至极。」他笑了,此时的他似乎又变成了如花般的十几岁少年。

「秋田今天应该是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吧?」

「嗯,被您看出来了。」他迟迟没有去吃盘子里的点心,捧住茶杯,惬意的样子又让审神者想起了三日月宗近。

「秋田的要求我都会答应的,说吧。」



有些起风,树上的花瓣叶子被吹落,落入水中。



「我爱您。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他的视线转回审神者的眼睛,勾起一抹无所欲求,干净的笑容。

吃惊到愣住的程度,但是本丸的主人继而回应到。

「等你长大。」

「好狡猾啊主君,你明明知道我不会长大。」

审神者也笑了,因为他终于像个短刀的样子撒娇了。

「所以,我要离开这里,变强,然后回来继续保护您。」

他意志坚定,和当初一样,眼睛里全是审神者的影子。

「嗯,路上小心。」

评论(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