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羅綾奈

因为生病没有办法跟着出阵的大俱利伽罗,乖乖地蹲在本丸的大门口,默默等待唯独他没有被指名的伊达刀剑和他们的首领。他的身姿看起来安静寂寞,明明难受得眼睛都睁不开,可惜没有人劝得动那么固执的他。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他裹着压切长谷部无论如何都要他披着的毯子,努力保持清醒。像只等待主人回家的狗崽,还有一群担心的小短刀们在身后偷看。

不久,路的那头便出现了熟悉的身影,他们互相扶持,每逢去往新的区域就难免负伤。大俱利伽罗金色的眸子可算亮堂了,闪着星光的样子,立刻起身前去迎接。向他招手的审神者和太鼓钟贞宗,太过拼命的烛台切光忠和鹤丸国永。

大俱利伽罗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了,他着急地跑了起来,不去顾及随着他的动作掉落在地上的毯子,伸手接过伤员。身体还没痊愈,加上烛台切光忠的重量,不经后退了几步,勉强稳住。

「……喂,你们没事么?」

「哈哈哈,没事没事,光坊说要连你的那份也一起努力,所以似乎有点做过头了。」

「没关系的,小伽罗,这点小伤而已。」

「……你也……没事么?」大俱利伽罗继而看向审神者,面露担忧。

「啊,没事!现在就算来十把枪爹都扛得住!」说罢挥挥手臂,结果扯到伤口差点疼得打滚。

「真是的,主上!你又不是刀,保护你让我来就行了!看我华丽地干掉那些溯行军!」

「……我也是走的太急了才会踩到香蕉皮嘛……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家伙扔的……」

大俱利伽罗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忽然笑出了声。这可是少有的,来自他的笑声。

「烧糊涂了吗,伽罗坊?」

「……没……没有兴趣混熟。」发现自己的失态,赶紧恢复到平日里的样子,他尴尬地撇过头。

「啊!我们还没说那个!!那个那个!!」想起了什么的太鼓钟贞宗大叫起来。

「那个是哪个啊?」明知故问的鹤丸国永。

「就是那个嘛!!」

「所以是哪个?」

「好了,鹤丸先生。别在逗小贞了。」

「我知道那个!」审神者也跟上了短刀的节奏,随即数着数字,「我们一起,一,二,三!!」

「我们回来啦!」

四人冲着大俱利伽罗,每个都挂着笑容。不自觉飘花,并且附上一句。

「……欢迎回家。」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