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羅綾奈

「刀剑乱舞同人」刀剑男士与你的互动

>我流刀审
>除大俱利伽罗以外全部第二人称
>除第二人称外请不要随意带入
>含有 烛台切光忠/压切长谷部/鹤丸国永/小狐丸/大俱利伽罗


烛台切光忠

他弯腰低头,目光集中在手中的两根缎带。他的手掌因为身高的缘故也可能是男性的关系,总之他的手很大,女孩子的饰品在那样的掌心指间显得特别小巧。

你的双颊红润,不知道该把视线摆在哪里,就只好盯住他右侧两片被固定得恰到好处的叶子模样的,藏蓝色时刻都保养充分的头发。

「主上,再等一下,马上就好了。」

他将蝴蝶结调整到最佳状态,乖巧可爱,还有点淑女风味。烛台切光忠一直都是这样温柔细心,体贴入微。

你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他两簇的中心位置,然后自顾自得被治愈,咯咯得笑了起来,完全把刚才的害羞抛到了脑后。

「主上,怎么这么皮呢?」他抬头,宠溺地捏捏你的鼻尖,这么张帅气的脸,近在咫尺。

于是你赶紧摇摇头,双手背到身后,好像做错事的孩子。

「那您亲我一下,我就原谅您……啊,又露出这种可爱的表情了呢。骗您的,我没有生气。」

你不甘心,每次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借口错失主动的机会,因为他知道你的性格,了解你的脾气,狡猾地次次都由他掌握主导权。接着你出乎意料地攀上他的脖子,努力说服自己不要拘束,终于成功地吻了他的嘴唇。

一时之间做不出反应的他连吃惊的表情都好看的不行,你移开目光,正要收回手臂,却被他一把抓住,按到了后面的床上。

「不行啊主上,这样的话我怎么能放您回现世呢。」




鹤丸国永

你大概有两周没能回本丸,每星期都被加班排满,自然就少了兼顾这边的时间。天气越发炎热,今天的你总算完成了一桩大案子,心里琢磨什么时候提交辞呈在本丸养老当当正式公务员。

刚踏进大门,你就被他用布蒙住双眼。这里虽然也是夏季,但比起现世凉爽不少,可能有一大半原因是这里更接近大自然,更加的原生态吧?

「小姑娘回来的刚好啊。」

他兴致勃勃地拉住你的手腕,你也信任的跟在他身后。你听到风的声音,风吹过麦田的声音,好像过去两周的疲劳一下子都被带走了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熟悉的体温。

「鹤丸,要给我看什么吗?」

你不解地问,没有等来他的回答,但接下来的景色代替了一切。

你们杵在花田的中间,被金色包裹着,远处的是比人还要高的向日葵,它们向着太阳,诉说着生命与希望。

你这才发现,面前的他脸上衣服上都带有土的痕迹,没有擦干净变得灰灰的部分,在平日里整个都是一团白色的印象里的他的身上看起来十分明显。

你忽然感动地说不出话,然后他从背后变出一株向日葵,朝着背光的你,两手递出。

「花语是爱慕和忠诚,送给你。还有,生日快乐,我的小姑娘。」

他笑得干净,坦率,是你最喜欢的他。




小狐丸

他看起来在本丸中很受欢迎,作为你的恋人,又是这里的长辈,他一直都尽量以绅士亲和的形象存于其他付丧神之间。

也是非常得懂得分寸拿捏,知礼懂礼,却又与别人保持三分距离不多不少。可是你不一样,你在他这里从来都不存在距离。不仅仅是他自认为的,也是他想尽办法让你也理解的,零距离感。

可惜其他刀剑即使知道你们的关系,也不知道平日里的小狐丸是那么的占有欲强烈。就像他所承诺的那样,他的皮毛只有你一人可以享用,你也只可以一心一意地呆在他的身边。

本丸里的孩子多,短刀一把把接二连三地显现,因为是未成年的正太,所以你通常不抱有戒心。但你不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比如在生病的你,差点被孩子夺取双唇的时候,他跨进房间,优雅不失礼节,挂着狐狸般的狡黠表情,轻声道。

「哎呀,这是在做什么?」他搂起神志不清的你,准备将煎好的药喂进你的肚子里。

「小狐丸先生!我们听说睡美人就是要王子吻醒的!所以我们想来试试!」

胆大的孩子天真无邪的发言遭来他的厌恶,但他仍然保持笑脸,继续说道。

「睡美人是谁?」

「是我们的主上啊。」

「再说一遍是谁的主上?」他克制心中的不满,明明是温柔的语气,赤红的瞳孔里却满是冷气和盯上猎物的凶猛。还有孩子们很清楚地看到他那居高临下的眼神,根本就没有在笑啊。

「……是……是您的主上……」

他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恢复到了温文尔雅的样子。

您是我一个人独占的审神者,我的主人大人啊。




压切长谷部

他好像很喜欢对你进行亲吻的行为,手背,额头,侧脸,脖子,眼睛,鼻尖。对他来说这是种忠诚的表现,即便你会通红脸,小鹿乱撞。最初是你这么要求的,所以他才会那么做,在没人的时候,你们独处的时候。

你们的关系一直都是个秘密,不为什么,只是没有找到更好的时机告诉众人。同时有着好几个角色的他没有怠慢过,不觉得辛苦,甚至还很骄傲,乐在其中。

「长谷部!」你唤他,偷偷从背后抱住他,蹭了蹭他的后背。

「主上,我在。」他转过身,你就把他安进了自己的胸口,满足地揉揉那颗脑袋,幸福的像个吃了糖的孩子。

「主上您……」他感受到柔软的触感,脸都红了,又不好推开你。作为男性,都懂得了怦然心动四个字怎么写。

「说好两个人的时候不要用敬语的嘛……」

「……是。」

他回应,偷偷叫了声你的名字,又恰好被你捕捉到了。




大俱利伽罗

「别动……!」

狭小的空间里,我和他面对面,我们只有隔着布料的距离。他的气息在我的头顶,他透过窗格的间隙观察外面的动静,而我,脑袋里嗡嗡作响,鼻腔里身体里弥漫了他身上的味道。

身为审神者的我带领第一部队出阵,调查次地,与他一同和其他人走散,途中被时间溯行军袭击,情急之下躲到了这里。他趴在我的身上,只要稍微动一下,就有奇怪的酥麻感穿过。

快要缺氧了,我的头很晕,却不想抬头的时机没能选对,可是现在想起来还真是个最佳时机。他也刚好低头,我的初吻就这样奇奇怪怪的送给了我喜欢的但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的付丧神。

他的嘴唇有点干,当然没有细细回味,我的大脑空白一片。只知道他忽然拉住我冲出了那个狭小的空间,可惜我双腿发软根本没法挪动哪怕一毫米。

眼看着后面的敌人要挥过来的刀,我本能地闭上眼睛等待审判的来临。然而只觉得身体忽然很轻,再次睁眼的时候又是他放大数倍的帅气得要杀了我的五官。

他抱着我,嘴里咬着刀柄,眉间的川字可能是因为我带给他的麻烦。即便如此我还是陷在羞涩和心动中无法自拔,什么力气都使不出。

「啧。」他咂嘴,迎面而来又是一波敌军。

他干脆将我扛到肩头,腾出手持刀,似乎是眨眼的瞬间就漂亮地解决掉了方才还在周围的团团黑气。

他带着我来到安全的地方,想必现在的我还是蚊香眼吧,还有不争气红成辣椒的脸。

「喂!」

他的声音很着急,开始检查我是不是被毒箭射中,大手在身上游走,我看我是时日不多了。

「……大俱利伽罗……我喜……」

还没能说完,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又落了下来。


评论(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