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羅綾奈👾

难过的时候会躲进狭小的空间里,壁橱就刚刚好。

人总有不知道为什么会很难过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事垂头丧气提不起兴趣,更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要哭泣。或许是在不知道的时候饱受委屈和苦难了吧,或许是所有的努力都成为徒劳了吧。

她又偷偷躲起来,躲在挂着满是衣服的壁橱里,尽量淹没融入在这片不属于她的景色之中。她抽搐肩膀,似乎连哭出声都不被允许的样子。

她想起来了,是因为心底自卑感的爆发。

泪珠一滴一滴,接二连三地滑落,看起来是那么微不足道,就像她的存在一样。

大俱利伽罗驻足在壁橱前,他知道,这是她宣泄负面情绪的一种方式,他听说人类在难过的时候只需要大哭一场就能好很多。

秒针的走动似乎变慢了,他们近在咫尺,一门之隔。这样的距离很频繁,她比起其他的人类更加容易,无论是开心的时候还是悲伤的时候,最后总是很容易发展成这样。大俱利伽罗听说这叫做心里缺陷,在十几亿的人口中爆发率也很高。

他将刀插进腰间,调整呼吸,一下子拉开了壁橱的门。然后光线照射进去,里面的人儿本能地向后缩,奈何就这点空间。他剥开衣服,伸长手臂,终于抓住了她。可是对方没有出来的意思,仍然满脸泪痕不愿意哭出声。

每次这样大俱利伽罗心中都说不出的苦涩,他拽不出里面的人,那人像被黑洞抓住了似的纹丝不动。

「……」

他很着急,但是似乎有比说话更好的办法。他估算了壁橱的大小,将难得成为碍事的盔甲和刀全部褪去,弓着背爬了进去。空间本就没有多少,现在两个人显得更加狭隘。他钻进挂着的衣服间,终于在黑暗中看到她,和预料的一样,通红的双眼,捂住嘴的双手。能够称得上是自虐的行为,和上周刚愈合的伤口。

大俱利伽罗不再考虑什么,他抱住她,从来都不问原因。

真的难受到如此地步,一定什么都说不出。好像连诉说的资格都没有,好像是罪人的样子。唯有他的拥抱能够平复她心中的波动,拯救被她自己在心里杀了几万亿次的她。

自我讨厌的情感每分每秒都是折磨。难受得起鸡皮疙瘩,还有身体里充斥的违和感,它们一点点吞噬她。

「分给我,把你的这些全都给我。」

大俱利伽罗的声音仿佛救赎,她从乌云密布的天空里发现了阳光。她却在推开他,捶打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从拥抱中挣脱。

「如果你永远都想呆这里的话,我也哪里都不会去。」

付丧神的话持续在耳边,她渐渐使不上劲,像力气都被抽走了瘫软在他怀中,捂住嘴的双手也失去了力量。雷鸣也逐渐远去,体温也在回升,奇怪的感觉全部都在消退。

「……对不起。」她轻声说,带有浓重的鼻音。

「笨蛋。」因为她终于安分下来,大俱利伽罗的语气才得到几分轻松。

「这里太小了,你不应该进来的。」

「进不进来是我的自由。」

「……谢谢你。」

「现在这样也不坏。」

大俱利伽罗抱着她,说什么都不愿意放开。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