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羅綾奈👾

「刀剑乱舞同人」~同居から始まり~(十六)


>从同居开始
>俱利审现趴
>俱利攻略女主的故事
>都是我流
>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有交替
>联动连载中
>有小标题
>人设在最后



#70 很厉害的情话

她窝在褐色皮肤男人的怀里,手指飞快划着平板,一会儿笑出声一会儿指责的面红耳赤。大俱利伽罗不在意那些来自网上第三者们的评论,可仍旧老实的充当靠枕,小臂揽住她的蜂腰,尽管注意力全在书上,还是会时不时地敷衍几声。

「……大俱利伽罗!!」

她又看到了低素质的弱智发言,气的大叫男友的名字,捏住对方的手表示生气和焦躁。

自从上个月两人拍完内衣代言,他们的距离就比起那会儿缩短了不少。刚刚公开的新品海报和几张内页,立刻就在各大新闻社交网站上疯转起来,评论也是轻轻松松几万条。

「嗯。」不巧,这位本职并非模特不过是临时被拉去冒充的男人根本对那些无聊的评论没有半点兴趣。他继续应付恋人,轻柔她的肚子给予安慰,估摸着差不多是给龙蛋吃点心的时间了。

「……你就不生气吗??」她终于关掉了屏幕,从大俱利伽罗怀里坐起来,回头看看一脸正经翻页的家伙。

男人可算把视线移到卯月脸上,他的姑娘此刻简直是眉毛倒竖,怒气冲天,头顶冒烟,还有因为过去一直待在国外的缘故叽里咕噜流利的地道美国佬脏话。

「生什么气?」合上书,大俱利伽罗反问她,接着书本的重量轻轻落到她的脑袋上。男人满眼的宠溺和喜欢,就连跟她说话时的语气都是特有的。

「……」卯月瞪大眼望着他,立刻改变了坐姿,与他面对面。大俱利伽罗悠哉悠哉的样子让姑娘恨不得去扯他那张面瘫却又帅气无可挑剔的脸。

「你没看到吗?!他们说我的脸是整容脸!!!还说我做了身体整形!!!说后期过度!!说老娘丑!!!」大声嚷嚷着,卯月已经站在了床上,指着那个万恶源头,无辜的平板,她甚至都想去踩两脚表示她的愤怒。

「就这样?」大俱利伽罗从始至终不为所动,平静地像个老爷子,不为世事所动的老头。在他看来这的确不是值得生气的事情,倒是眼前的人儿现在的样子比较有趣。

「……什么叫就这样??」她激动地再次跪坐下来,不介意刚才不小心漏出来的粗口,继续道「更过分的是!!他们说你!!说你是吃软饭的!!说你因为我小有名气就想借着我出道!!说你的脸也动过刀子!!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大俱利伽罗都快憋不住了,如果现在笑出声,鹤田卯月怕不是要一个拳头砸过来吧?于是他继续保持沉默,想听听还有什么值得她如此大动肝火的事。

「你说他们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这么能编的吗??说我就算了还说你??他们是瞎了吗??不如一个个都写书出道??妄想症呢吧!!!」说着又点亮了屏幕,眼睛都气的有些发红。

大俱利伽罗抢走了那个平板,把她重新揽到怀里。他拍拍姑娘的背,下巴搁在对方的头顶。饲养的灰色梨花猫龙蛋干脆换了个姿势背对着他们,让他们尽量的处在二人世界里。

「不用去在意那些。」

「可是……」

「我只看得到你,所以那些我不在意。」他的语速依然不快,他的语气温暖如三月的太阳。

「……!」

「也没有兴趣。」

「……但是!!」

「所以你也不需要去看。」

「……唔。」

「还生气么?」

「为什么你可以那么淡定啊!」

大俱利伽罗捧起她的脸,有些深情。

「因为我不想知道别人的事,而你我之外的人,都是别人。」




#71 给蜜夜谈

烛台切光忠看着把自己包裹成可疑人物的鹤田卯月,即使礼貌性地笑着,也还是挂了滴汗在额头。

已经过了饭点,家庭餐厅里的人寥寥无几,他们坐在比较隐蔽的卡座,甚至怕被偷拍特地挑选了没有窗的位置。待到姑娘的巧克力,戴着眼罩的男人的咖啡上来后,她才摘下口罩和墨镜,还有假发。七月的天这样乔装可真是难为她了,简直是要捂出痱子啊。

「好久不见啊,光忠。」男朋友的朋友自然也是她的朋友,况且只要他来家中拜访就会有好吃的料理。在她心中,烛台切光忠这个年龄上或许不能算做小鲜肉,但是论外表绝对会把他归到那类的池面已经被她划分到给蜜一栏。

不对。
烛台切光忠哪是什么小鲜肉,应该是属于夜晚的神秘男性更合适。

「嗯……卯月单独约我好像还是第一次呢。」

「什么话啊,别那么见外,我都是吃过你做的饭的人啦。」边说边扇风,没坐在空调风口下真是失策啊。

「……我觉得卯月下次乔装不如扮男生?这样更方便些吧?」递上纸巾,烛台切光忠小心翼翼地提出建议。

「……啊!!你说的好对!我怎么从来没想到!」豁然开朗的样子傻里傻气的,怎么看都不像商场外挂着的海报里的姑娘,鹤田卯月也只有在朋友前才会原形毕露。

「所以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听要回到话题重点,原本降下来的体温忽然回升,甚至有爆炸的意思。

对方大概能猜到,无非就是跟大俱利伽罗之间发生的日常琐碎,或者是跟他有关的抱怨,或者是又出现了什么矛盾。但是出于礼貌还是不自作主张的决定,还有,卯月此刻的表情特别有趣。

「……就是……就……」

「嗯?啊……是我们家小伽罗又做了什么吗?」

关键字触发,「做」。

如果可以的话,她现在可能已经冲出天花板绕地球转了三圈了。

「……就是不知道怎么做!」

「诶?!」没料到问题那么劲爆,烛台切光忠及其不帅气的语气遭来了服务员的视线,怕不是被误会了什么。

「……大俱利伽罗他……以前有过女朋友吗?」慢慢平复情绪,她抿了口热巧克力。

「嗯……有过。但是都很快就分手了。」

「诶?!」这次轮到卯月一惊一乍,再次引来了视线。她赶紧压低声音,整个人都快趴在桌上似的,继续道,「为什么是很快?他有多快?」

一说出口瞬间发现非常怪异,绝对会被曲解意思,她又立刻补充道。

「咳……他多长时间就跟……其他女人分手了?」

似乎并不在意奇怪的说辞,烛台切光忠思索了会儿,回答她。

「我的印象中,基本都没有超过五天的。」

「???那为什么要交往啊?!」

「我听小伽罗说是因为对方太真诚了,所以试试,但是喜欢不上就分手了。说起来,他过去交往过的女孩子都跟你有几分相似啊。」

「???」

「都是那种笑起来很可爱的孩子,而且好像……也都是粉色的头发。」

「……」

「也难怪呢,我从认识他开始他的钱包里就有你的照片,然后从伊达伯父伯母口中听说了你。」

「不行。」她突然严肃起来,摇摇头,「不行,我现在就想拍死他的前女友们。」

这次换作烛台切光忠满头问号地看向阴晴不定的女性生物,还没能揣摩透测,就又听到她问。

「那些个比我漂亮吗?」

光忠急中生智,这个问题他懂,当然知道如何回答最为绅士。

「我认为没有可比性,小伽罗的眼睛里只有谁,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你说得对。」摸着下巴仔细想了想,她给出了肯定。

「所以到底怎么了呢?」

卯月挺起背坐正,深呼吸,调整心态,表情古怪,紧紧闭着眼睛,脸都皱成团了。她视死如归的样子惹得烛台切光忠差点笑出声,或许家里多个妹妹也是这种感觉吧。

「……我们还没……做过。」

……不不不,妹妹应该不会对哥哥说这样的话吧,是说话题的画风怎么变得如此之快??

「将近两个月了。」

「等一下,卯月,找我谈论这个话题真的好吗,我姑切也是个男性?」

「啊?不可以吗?光忠是我的给蜜啊,今天惠和清光要约会我找不到人了啊!」

「……」

顿时语塞,烛台切光忠在脑海里回放了好几遍「给蜜」这个词。是被误会了什么吗,还是在她心里只是个昵称呢。男人捉摸不透,想起那个意思就觉得头疼。因为他受欢迎的程度不分男女,在自己开的美容院里也经常被奇怪的男性客人盯上。

「是……男性闺蜜的意思吗?」他小心翼翼地问。

「是啊。难道不是吗?」诚挚的双眼似乎容不得他拒绝。

「……啊,嗯。所以……」

「你说这真的是大人间的恋爱吗?」思维跳跃可能也不算坏,比如正好结束了刚才尴尬的问题,虽然本人并没有察觉。

「……嗯……那除了这个,其他也没有吗?」

「其他?唔……牵手拥抱都有……亲……亲亲也……有过……!」说着又恢复到刚才羞涩的样子,两只手捂住脸颊,还有几分花痴的样子。

啊,果然妹妹应该是这样的吧。

「那你们有没有试过呢?」

她转动眼珠,有几分古灵精怪,想了又想,似乎有过这样的气氛,但总没能持续到最后,特别还容易被打断。于是她点点头头,然后再摇摇头,可怜兮兮地继续看向烛台切光忠。

「上次是被鹤丸先生打断的……不知道怎么会被反锁在家里爬到我们阳台求助……」

「诶??还真是像鹤先生的作风啊……」

「真的当时超级尴尬……不过十七楼啊,万一摔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鹤先生的话或许有翅膀吧。」

「说的也是啊!」

「所以,是外界因素吗?」

「不……我感觉不全是……」

「那应该是小伽罗觉得你还没有做好准备吗?因为你看,越是喜欢就会越珍惜,对越喜欢的对象就越害怕吧?」简直像知心姐姐,烛台切光忠耐心解释,第三职业可能就是调解员吧。

「……啊,你是说大俱利伽罗怂吗?」

「嗯……这么理解也没什么问题。」他皱眉,虽然走在潮流服饰的前端,可是对于当下的网络用语却并不怎么知道,就算知道一些也是听过女朋友的解释。

「原来是这样吗,那我,那我要主动出击了!」姑娘恍然大悟,捏住拳头信誓旦旦,指不定是谁怂呢。

鹤田卯月到底有没有成功推倒大俱利伽罗呢,这又是后话了。




#72 剪发

进入夏天了,大俱利伽罗那又厚又长的刘海看着都觉得热。当鹤田卯月拿着几把剪刀,和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围布夹子时,男人回想起膝丸的话。

他们因为上次的拍摄认识,还知道了他是未婚妻的高中同学。虽然没人告诉过自己关于校草和校花不得不说的故事,可他野性的直觉已经将膝丸放到了敌人的位置上。并且是超过鹤丸,打着红色的警示灯。即使互相介绍的时候没人提出卯月和大俱利伽罗的关系,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吧。

那位长着张不混熟对别人都保持三米远恨不得三十米远的男人,在这姑娘面前摇身一变成了黑色的粘人奶猫。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临走前膝丸对他说的那句话。

「别让她帮你剪头发。」绿色头发的男人说完只留下帅气的背影便跟他的哥哥上了黑色的叫车扬尘而去。

大俱利伽罗哪能知道为什么,只是这几个字组成的简短句子让他脑补了许多不存在的东西。他生气地攒紧拳头,眉间的皱纹又深了点。

此刻看到自家姑娘如此好心情地提出帮他剪头发的意见,比起自己去烛台切光忠开的美容院里还要被奇怪的人问东问西试图搭话要好不知道多少倍。于是他那不体现在脸上的兴致勃勃,坐下后才想起膝丸的警告。

「这位客人,要怎么剪?」像模像样的摆正大俱利伽罗的头,她站在男人身后跃跃欲试。从前可是大学里知名理发师呢,就是通常帮女孩子理发。

「……随便。」

「诶?随便可真难啊,那我就随便打薄吧。那簇长发我很喜欢所以就留着啦。」说着就开始制作自己的作品,手势看起来十分专业,大俱利伽罗更加弄不明白为何膝丸要对他说那句话,难道是挑衅吗。

没有一会儿功夫,后面就清爽了不少,整个头都感觉小了一圈。鬓角也修短了些,最后轮到刘海了。

鹤田卯月右手抵着下巴,围着他转了圈,苦恼了半天。是让大俱利伽罗的眼睛都露出来呢,还是保持原样跟后面的头发一样做个修薄呢。

那就各占一半吧,修短一些再薄一点吧,太热的话就让他把刘海后翻。

刚挑起一簇头发电话就响了,来电显示压切长谷部。经纪人的电话从来不敢不接或者拒听,她放下左手,刚刚接通,手贱地把玩右手的剪刀,一个不小心,把大俱利伽罗的刘海剪的光滑平整,完美到挑不出毛病的平刘海,就连长度也是刚刚好不多不少。

「……啊!!!」她对着听筒惨叫出声。

「鬼叫什么?」压切长谷部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这个小祖宗的鬼哭狼嚎。

「啊!!对不起大俱利伽罗!!」

大俱利伽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有凉飕飕的感觉,终于知道膝丸为什么会那么说了。

他可能也是受害者之一吧。

「对不起!!!」

他说不出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平刘海在这样一张凶的不行的脸上,实在是,耐人寻味。

接下去该怎么出门和上班呢。

下一章再说吧。




#人物介绍

鹤田卯月(tsuruda utsuki)/22岁/平模/素食者,爱玩但独立能力强,家务可以全包,喜欢星星柄,莫名奇妙和大俱利伽罗有娃娃亲,同居中。崇拜业界的小龙景光,在大俱利伽罗之前有过数个男友,最短的一个一天就吹了,上一个是一见钟情三天就吹了。粉色长发翠绿色瞳孔,肤色虽然不及鹤丸国永但也算很白了,职业关系减肥是日常,有空就会跟闺蜜吐槽同居的男人。牙疼起来很要命,白巧克力是真爱。

大俱利伽罗/23岁/兽医/不混熟不混熟不混熟,伊达家的养子,喜欢小动物,忍耐力很好。父亲伊达政宗是政要,母亲爱姬家是做建筑的。小时候跟卯月有过一面之缘,一直都没忘记她。有张父亲署名的黑卡,身价意外得高。在感情上虽然不会表达,但的确是他追的卯月。很守本分,从不会看别的女孩子。

龙蛋(koryutama)/被大俱利伽罗从宠物店领回家的灰色狸花猫/男孩子/非常懂得察言观色,经常去隔壁鹤丸国永的阳台上吓唬他家的鸟和鸽子们。和小狐丸的爱犬狐太郎是好朋友。

鹤丸国永/25岁/网红算命师/是鹤田卯月和大俱利伽罗的邻居,开了家咖啡店用来占卜,每天下午提着鸟笼在楼下公园遛鸟,整幢楼都认识他。明明住在17楼,却喜欢走楼梯,跟楼管大爷似的每家每户见到他都要送东西给他吃,所以搬来这里后没怎么开过火灶。目前有交往对象,只不过三个月了还没碰过一根手指哪怕是牵手。

久住茜 ひさずみ あかね(hisazumi akane)/21岁/在网红算命师鹤丸国永开的咖啡店里认识了对方,说他是江湖骗子,私底下还被他约出去吃饭无数次,甚至在家门口被堵。因为鹤丸的诚心感动了她,才答应交往但是连手都不让他牵。

加州清光/22岁/实习化妆师/是鹤田卯月的八卦来源,喜欢讨论潮流话题,后期是鹤田卯月的专用化妆师

宫本惠(miyamoto megumi)/22岁/在读研究生/秦暮的高中同学,鹤田卯月的大学同学,喜欢加州清光。(联动角色)

小狐丸/20岁/宠物店职员/因房租问题被房东赶出来,后住到喜欢的前辈公寓中,没想到跟公司的同事大俱利伽罗同一栋楼。刚来的时候是大俱利伽罗负责带,所以现在也叫他师傅。

秦暮/21岁/宠物用品公司职员,小狐丸的恋人。(联动角色)

烛台切光忠/23岁/宠物店「house」的半个老板,还跟其他人合开了美容中心/大俱利伽罗和太鼓钟贞宗的好友,某种意义上是俱利卯月的月老。什么事都能搞定就是搞不定自己的迷妹和自己的女朋友。

華川花澄 はなかわ かすみ(hanakawa kasumi)/22岁/社会人,又宅又腐相貌平平,跟恋人完全相反,还有痴汉成分。经常拿光忠作为幻想对象,空余时间几乎不怎么主动找男朋友,沉迷于游戏。认为光忠只是一时兴起玩玩而已,没想到人家是认真的。

压切长谷部/24岁/经纪人/鹤田卯月的经纪人,对她又宠又严格,大俱利伽罗最年轻的叔叔。

星島凌子 ほしじま りょうこ(hoshijima ryouko)/25岁/社会人,压切长谷部的幼驯染,两人是恋人关系,经常被长谷部膝枕。大姐姐类型,善解人意,有不可思议的荷尔蒙。

膝丸/22岁/髭切的保镖/阿尼甲是心中最重要的位置,和鹤田卯月有孽缘,被秦暮误会是给给的男孩子。

和泉守兼定/年龄未透露/平模/是鹤田卯月的前辈,潮流讨论三人组的头头

大般若长光/27岁/兽医/其他不详

小龙景光/23岁/平模/其他不详

笑面青江/22岁/职业不详/大般若长光的后辈,两人经常一起吃饭

蜂须贺虎彻/25岁/虎彻家的二少爷,将要继承公司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