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 of this is your fault.
Don't look back, just let it go.



大倶利伽羅中心 同担拒否
龙嫁/乙女/腐
找茬请不要来我这里撒野

日常と写メ専用
↓↓↓↓↓↓↓↓↓
dyaberak.lofter.com

吸血鬼和付丧神的两三事(一)

设定继承fly me to the moon 主页可以看正文
OOC预警

(一)普通的调情

亚可因为吸了一淫妖的血晕晕乎乎地,她又坐在审讯室里,对面又是那个皮肤黑黑的警官。亚可承认他很性感,脸帅到她想立刻脱光扑上去撕他的衣服。
额……这个锅就推给那个淫妖吧。
大俱利伽罗盯着两眼发昏的亚可,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坐在这里,他捏住小丫头片子的下巴,根本不怕那两颗尖牙。
「我上次就说过了,不要再让我抓到你。」他眯起眼睛,女孩对他没有任何威胁。
亚可被捏住了下巴没法说话,叽里咕噜不知道在讲点什么。大俱利伽罗皱眉,放开了她。台灯照在男性的脸上,立体五官射下的阴影,看得亚可吞咽唾沫,体内燥热。
「大俱利伽罗警官大人,亚可好热——」
「……现在是冬天。」
「热——」
没办法,按照规定要拘留她二十四小时。吸血鬼不可以公然伤害任何其他物种,就算她有需求要捕食,也可以找动物或者医院的库存。亚可比较倒霉,基本每次出来都会被大俱利伽罗抓到。
警官被喊得不耐烦,他瞪了亚可,让她不要做多余的事。
「警官大人,亚可脱了哦。」
大俱利伽罗以为女孩子随便说说,没想到真的开始脱了。她脱掉毛衣,里面有件黑色的紧身背心,接着她还要脱。
「……你!」付丧神急得站起来抓住她的手腕。
「警官大人没见过吗,亚可说了很热。」耍无赖一个顶,即使她是金发碧眼娃娃脸的童颜辣妹。
他们已经有过身体关系了,就在这间审讯室里,刺激得想起来就还想再来一次。大俱利伽罗事后后悔得不行,他觉得自己实在太鲁莽了。然后把锅甩给了能够控制物种意识的亚可,但是事实上他并没有被控制。
「……你会感冒,我会被光忠指责。」他真诚地看向肇事者,希望她不要再乱来了。
亚可当然认识烛台切,她们不算青梅竹马,但是是曾经被订过娃娃亲的玩伴。
女孩转溜着眼珠子,古灵精怪,她收回了继续脱衣服的动作坐回了位置上。因为大俱利伽罗的脸很不自在,好像上演着精彩的内心挣扎。亚可撑着下巴,眼神完全不想离开那张可以让自己兴奋上三天三夜的脸。
大俱利伽罗被她盯得有些烦躁,这个时候他还不是副队长,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普通的西裤,在工作上还不算老手。他拿起旁边的报纸翻看,故意隔开女孩的脸,又想端起旁边的热可可,没想到杯子在亚可手上。
「嘿嘿。」她歪着脑袋,捧住杯子,笑得无害。
光看这种笑脸,怎么也联想不到是个吸血怪啊。
大俱利伽罗知道躲不过了,他只好放下报纸,跟她对视。
「你想做什么?」
「嗯……亚可想做的事……警官大人应该很明白啊。」
「……可笑。我没有兴趣和你混熟。」
「上次看到的龙,亚可还想再看一次呢。」女孩眨眼,天真无邪。
「……你到底想做什么?」大俱利伽罗还没意识到自己这个是陷阱问题。
「亚可……想被你压在墙上,让你撕掉亚可的衣服,然后亚可亲吻你的每一寸皮肤,你再狠狠地欺负亚可。」亚可越说越凑近大俱利伽罗,她的鼻子和对方的碰到一起,说出的话磨人得不得了。
警官付丧神触电了似得往后,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你……!我没有兴趣跟你混熟……!」
「哇……好伤心……上次你明明那么舒服的……亚可那还是第一次……」水汪汪的大眼睛立马就会掉出泪珠,亚可夸张得捂住嘴,满脸不可置信,仿佛对方是个玩弄她的负心汉。
大俱利伽罗才是被玩弄的那个,他扶住额头,深呼吸想要平复骚动的下身和内心。
「……那是个意外。」说出来都想打自己一耳光,大俱利伽罗出生到现在还没感到这么丢人过。
一般来说他的控制力是很强的,怎么偏偏在那天就出岔子了?
亚可生气了,她一拍桌子,拿起旁边的笔扔向监视器杂碎镜头,接着抓住大俱利伽罗的衣领将他按在墙头。又是吸血鬼的优势,速度上大概没有物种可以媲美了。
警官的内心是,又要花多余的钱还要被上司压切长谷部啰嗦了。
「你再说一遍?亚可没听清楚。」
雌性不好惹,就算是不近女色的大俱利伽罗都清楚,可是他注定要栽在亚可手中了。
他的脑海里叫嚣着如何下一步,抱住她,吻她,脱掉她的衣服,让她哭。付丧神克制自己的欲求,把头撇开不敢看对方。亚可个子也不高,可以用娇小来形容身高,但绝不是身材。反正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腿也不短,比例关系很显长。不想承认,但是是自己的菜。还有他容易被金发碧眼吸引。
差不多找到了当时失控的原因了。
「说啊。」简直就像质问男友为什么出轨的女友。
付丧神深呼吸,他冷静了很多。他搂住亚可的腰肢,又低头吻住了她不点而红的唇。还是和那天一样地热情,他在口腔里攻击着对方,越搂越紧。
亚可知道了大俱利伽罗的感觉,是叫做女性的直觉的东西吧,她在心里窃喜,挺起身体回敬他。但是墙上的时钟告诉大俱利伽罗,烛台切光忠快要回来了。
他们激烈地吻着彼此,没有多久警官付丧神便放开了手。
「你走吧,不要再让我抓到你。」职业素质让他又提醒了亚可一次。
「嗯……反正就算我不被你抓到,你也会再来抓我的。」女孩识趣地放手了,接吻的感觉还残留着。
「……可笑。」不知道是在说他自己,还是说面前的亚可。
亚可挑眉,拿了她的毛衣和外套,在分针指向三十的前一秒消失在了大俱利伽罗的面前,还伴随着烛台切开门的声音。
大俱利伽罗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桌上的可可还在冒烟。
「小伽罗?亚可呢?」
「打破摄像头逃走了。」
「啊……真是的……」
古铜肤色的付丧神摸出口袋里的纸条,勾起唇角笑了。
今晚,可真让人期待。

评论
热度(11)

© 神楽坂綾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