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心大倶利伽羅 同担拒
日服咸鱼审 同担建议不要点进来
龙嫁/乙女/「俱利审」
腐向/「俱利烛俱利」「俱利all」「杂食」
头像是志岛亲妈的望君

刀/「大俱利伽罗」「伊达组」「压切长谷部」「信浓藤四郎」「蜂须贺虎彻」

俳優/「土井一海」「财木琢磨」

月pro/「グラビ新*黑年中」「Soara宗司*望」「Growth衛」 「Solids志季」 「Quell 柊羽」

CV//「古川慎」「细谷佳正」

怕生 叫我绫奈就可以 创作是因为爱

オトゲー中毒

日常と写メ専用
↓↓↓↓↓↓↓↓↓
dyaberak.lofter.com

收起个人介绍
   

「俱利审」9/1 社障本丸三命题

正篇已完结 目录点下方

【单独目录】社障不明白的事*俱利审*

 
㈠ 他如宝石般漂亮的瞳孔 
 
房间里没开灯,只剩下贴满空白墙壁上,会在黑暗中发出光亮的星星。女孩坐在男性付丧神的腿上,对方的额头抵住她的,时间好像静止了,若不是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还以为这个世界被按下了暂停键。 
「……大俱利伽罗……」晴抬起小巧的臀部,不安地往前挪移,胆怯地叫着近侍的名字。她的双手抓住付丧神的衣襟,没有抬头去对上那把其实已经在交往中的刀的视线。 
「……嗯。」发出音节算是回应女孩,大俱利伽罗一手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插进她的发丝间,低头嗅着她身上独特的味道。 
晴总是像只刚刚出生的小猫,对世事即充满好奇,又容易受到惊吓。他们不是第一次要做这种事,但还是不习惯。女孩因为害羞和紧张沁出了汗,她盯着男人的胸口,两只眼睛都变成了蚊香状。 
「……看着我。」大俱利伽罗也不是老手,特别对着喜欢的人,更是无从下口,通常心理战要打很久。 
女孩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快速摇摇头。她脱得只剩下内衣内裤,动作僵硬,到处寻找可以遮盖的东西。想要蜷成团,又想抬头去品尝只属于她的诱惑。内心激烈地挣扎是属于社障的特质,晴只好尽量地把裸露的皮肤贴在她还不明白的,恋人的身上。 
大俱利伽罗似乎不愿意再等,他试探地轻轻地抬起女孩的下巴,即使对方依然选择撇开视线,他还是吻了上去。 
 
两个社交障碍症患者待在一起,如果没有一方主动一些,怕是等到这个世纪都过去了还处在现在的状态。 
 
好像是某本书上记载的,也有可能是从光忠那里听说的。 
 
但这结论也并不是完全正确。 
 
因为平时的晴,经常会粘着自己,接吻和拥抱也总是不断,不断。就是到了真的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她怕羞的特别女孩子的部分才会被打开。 
 
近侍吻着她,他们交换着气息,缠绵不绝。 
 
「唔……」 
 
晴舒服地眯起眼睛,然而在大俱利伽罗的眼里,她看起来像是被玩坏的表情,刺激着他的雄性激素,血液向着下体进攻变得滚烫。 
在理智崩溃前,男性付丧神放开了女孩。她却想要继续刚才的吻,蠢蠢欲动。晴张开五指,先是碰了碰对方的嘴唇,再是捧住他的脸,终于对上了金瞳主人的视线。 
 
是大俱利伽罗金色的瞳孔,在黑夜里属于女孩的救赎。每次盯着看的时候都觉得,这幅瞳孔好像宝石,好像天上的星辰,好像。 
 
好像贮藏了整个宇宙。 
 
她忍不住用拇指去触碰,在眼眶的附近来回轻抚,然后伸出舌尖舔过那里细细品尝。 
「……什么味道?」付丧神问她。 
「嗯……」晴说话时的声音有些哑,气息比较多,她困扰地蹙起眉毛,接着说道。 
「……是我……喜欢的……味道……」 
 
 
 
 
㈡ 撞见换衣 
 
晴的近侍今天又要去出阵了,她不情愿地抱住大俱利伽罗的本体,要去物归原主。女孩因为痴迷这把付丧神的本体刀,所以没有出阵远征的时候就都由她来保管。这是她和近侍商量后,所做的约定。 
女孩来到大俱利伽罗房门前驻足,重重叹了口气,她礼貌地叩门。晴爱惜这把刀的程度,可能比原主人都要深。她自顾自地移开门,依依不舍地最后看了看这把刻有龙纹,世界上找不到词来形容的她最喜欢的刀。 
 
大俱利伽罗正在换衣服,上衣脱了,裤子还没穿,全身就只剩条内裤。 
 
女孩子吓得赶紧背对他,弄得男性付丧神也有几分羞涩,赶紧套上出阵的衣服,结果还把里衣给穿反了。本来只要穿戴五分钟,硬是弄了十五分钟。 
 
最后,他表情不自在地拿过晴手中的本体,今天也不要跟谁混熟,帅气地出阵了。 
 
 
 
 
 
㈢ 为他戴上项链 
 
近侍大俱利伽罗的项链最近一段时间都戴在了晴的脖子上,由于女孩夜里总是睡不踏实突然惊醒,这项链自然成了她的护身符。 
 
和人设不符,没有吊坠的大俱利伽罗看起来怪怪的。女孩想着,今晚要还给他。 
 
洗完澡喝过酸奶,晴突然从后面抱住近侍刀的腰。大俱利伽罗以为她就是日常撒娇,也就由她抱着。两人像是被用超强粘力胶粘在一起似得,男人动,她也跟着动,就是不放手。 
 
「……我要洗澡了。」他们总是这样的相处模式,大俱利伽罗对她说出了今天第三句话。 
 
「……嗯。」女孩也是今天第三句话。 
 
「……你……也要洗……?」 
 
晴摇头。 
接着把项链脱下来,踮起脚尖努力地够到他的头顶,顺利地帮他戴上了。 
「……你的……」 
 
「……给我的话你晚上还会做噩梦。」 
 
晴想了想。 
 
「……一起……一起睡……」 
 
大俱利伽罗带着受到了暴击一万点的伤害,去洗澡了。 


评论(7)
热度(30)
©吉良綾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