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 of this is your fault.
Don't look back, just let it go.



大倶利伽羅中心 同担拒否
龙嫁/乙女/腐
找茬请不要来我这里撒野

日常と写メ専用
↓↓↓↓↓↓↓↓↓
dyaberak.lofter.com

可以混熟的本丸 002

【长期连载OOC】

【轻松搞笑日常向】

可以混熟的本丸 001




大家好,我是审神者绫奈,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是,最近本丸被我大扫除,扫出的小黄书真是一本接一本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兴奋。

——刀剑男士被发现了私藏小黄书时的反应


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优雅地坐在庭院里,和石切丸,莺丸还有几位茶友们赏花作乐。我拿着从他床底翻出来的小黄书沉默了会儿。
……这真的是爷爷的吗?
我心里的三日月可不是这样的啊,他是这么得神圣不可侵犯,和这种粗俗之物完全不相称啊。于是为了确定我对他的看法,我拿着这本全是巨乳大姐姐的封面的东西,沉重地走到他的面前,也忘了是不是有别人在,是不是需要给他留点面子。
「三日月!」我把书藏在身后,凑到他边上。
「主上吗,要来一起喝茶吗?」爷爷还是这么好看,我实在无法想象这本肮脏的东西是他的!
「不是……那个……三日月,你过来一点。」他将耳朵靠到我这面。
我偷偷地把书塞给他,有点绝望。
「这个是你的吗?」我小声道。
他看了眼我手里的书,愣了愣,接着笑出声。他眼睛里的蓝月亮真好看!……不是,是弦月!
「哈哈哈,主上,天下五剑,也是有需求的啊。」
????
我受到了惊吓失去了颜色。
「打开看看?」
不,我不想听,我心里的爷爷不是这样的,你是不是喝了假酒!!!
就在我要绝望地转身挥泪离开的时候,爷爷打开了那本小黄书,阅读起了诗歌集。
Wtf……
「这是歌仙送给我的中国古诗词三百首,当时找不到适合的纸包起来,鹤丸送了我这个。他说他,用不到。哈哈哈。」





鹤丸国永

刚才从爷爷那里听来的劲爆消息,我感觉鹤丸可能藏了很多。于是我带着清光,安定,兼桑和堀川,蹬蹬蹬地冲到鹤丸门口,拉开他的房门。
「新选组例行检查!!」
正在睡觉的鹤丸似乎被我们下了一跳,他懵逼地从床上坐起来,还带着粉色的睡帽。
「怎么了小姑娘,这是在玩什么游戏吗?」明明就还在云里雾里,非要装作非常镇定。
但是戴睡帽的鹤丸,真的真的好可爱!赞美他!!
「主上说你私藏小黄书。」清光先我一步踏进了鹤丸的领域,开始随意地翻看他的房间里的各种角落。随后我和其他小伙伴们也进去,东看看西看看。最后在衣橱里发现了三本小黄书。
「鹤丸!这是什么!」我得意地挥舞手里不太雅观的全彩杂志。
「哎呀……被发现了。」他终于从床上下来,懒洋洋地走到我面前。
「我好歹也是个男性吧,有这种需求很正常不是吗?」他说这话的时候看着冲田土方四把刀,想要得到赞同。
「……说的也是啊。」突然接话的兼桑,尴尬地抓了抓脸。
「兼桑!」我的火眼晶晶盯着他。
「我这还有你们没找到的三本,是和泉守藏在我这的啊。」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兼桑!!!!怪不得你刚才搜的时候一副心虚的样子!!!」我捂脸用了高八度的声音叫道。
「主上,不要责怪兼桑……兼桑还小……」堀川挡在兼桑前面,大概是要和我对峙?
「我!我也是男人啊!」
「啊,说起来其实我也有。」
「清光?????」
「这么说的话我也算有……」
「安定也?????」
结果我发现安定清光的那个根本不叫小黄书,只是某种同人本吧。还是r15那种本垒要上不上的。
问题是你们为什么会看关于对方的同人本?
而且怎么感觉这个本子,我也有……
本丸的 今夜可能会很热闹。




烛台切光忠

没有什么事我是想放过咪的,谁让他这么好看。好看是罪,好看还会做饭更是罪加一等。
由于上次的拍屁股一事,咪现在跟我说话都有离我三米。至于吗,你是个男的,不就是被我拍了下屁股吗,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好看的人果然都是心狠手辣,随便就嫌弃我这种青春美少女。
「光……忠——」我把手做成喇叭状,对着房间里的咪深情呼唤。
「……主上。」
他刚才绝对犹豫了一下才叫我的!可恶!
「光忠你讨厌我了吗。」
「诶……?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离我这么远!!」
「……这是……避免您……」
「光忠就是讨厌我!!!」
「不是不是……」
「哼……哭唧唧!!光忠讨厌我……?」我看到地上放着纸巾盒,垃圾桶里还有好多纸巾。
难道??
难道光忠刚才在房间里????
诶???
「光忠你刚才在撸〇吗。」
「???」
「主上,您又说这种话!小伽罗听了会打您的!」
我不理会他的话,大摇大摆地走近他的房间里,检查了一下垃圾桶。
是有很多纸巾啊。
然后扫视房间一圈。
……
「主上,您不要靠近我!」
「光忠你的小黄书呢!」
「……诶?」
「在哪里!给你一分钟时间,自己上交!」
「……」咪的脸又黑了。
可是我,不怕!!
因为今天近侍也不在呀!
于是我屁颠屁颠开始翻起咪的床底,但是捣鼓了半天,啥都没。
大概十分钟后,我发现小黄书,就在他的枕头底下。
「……主上,我说出来您可能不信。」
「光忠说什么我都听!这本是什么!」
「……这是小伽罗的,不是我的。」
「……?!」
「这本不是我的类型。」
卧槽……咪你在说什么呢……你知不知道自己说出来的话毁了多少美少女的梦想……
「您打开看看。」
「我才不打开!刚才被三日月驴了,现在可不会轻易相信你!」
「啊,您已经拜访过三日月先生的房间了吗。他那本是我给他的,我们的类型比较接近。」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用什么表情看他。
「……真的是……大俱利伽罗的吗……?」我竟然有点难过了。
「所以您打开就知道了。」
「……哼!!!!别以为我真的会信你!」我把书还给他,离他三米远。
「主上,您喜欢小伽罗吧?」
「……你在说什么啊,我喜欢大家啊!」
「但是小伽罗对您来说是特别的吧?」
「我……没有!烦死了!光忠看小黄书!!我要告诉长谷部!」
然后我转身,撞在了近侍大俱利伽罗结实的胸膛上。




大俱利伽罗

和龙王大人冷战了。
知道他私藏小黄书,为什么我这么难过。
……不,这只是证明了他是个正常的男性。
……还是很难过。
「……喂。」
「没关系!!我知道你也是有需求的!!」
「……什么?」
「小黄书什么的,我也没少看所以没关系!!」我紧闭双眸不知道再讲点啥,但是我好像向他坦白了不得了的东西。
「……你再说一遍?」他的语气听起来要揍我了。
「干嘛!我又没说怪你!!」我睁开眼睛准备跟他干架。
近侍的表情很微妙,但还是很黑,各种的黑,就像我总是看不出他到底开心还是难过还是生气,反正他一直都是我欠他几个亿的表情。
「……你说的书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啊!光忠那里有一本啊!!」
「……不说?」他拿起了旁边的纸扇,我感觉他的体型突然大了好几倍。
????
搞什么啊,明明是我扫黄怎么感觉自己被查水表了……
「我还没有质问你,你为什么又要揍我了!!」
「你从刚才开始到底在说什么。」他还是正义凛然,一副没偷人的表情。
「小……小黄书啊!!别装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放下纸扇,我才终于觉得自己的屁股不用受皮肉之苦了。
「光忠都跟我说了!!!」
「我说了不知道。你可以去洗澡了。」
「洗、洗澡就洗澡!你凶什么凶!」我依然扯着嗓门,吼着吼着就哑了,接着抱住衣服掩饰,跑进了浴室。
没错。
我哭了。
为什么他看小黄书我要哭啊,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

附:那天,大俱利伽罗问烛台切光忠,审神者嘴里的小黄书到底指的是什么,他可从来都没有看过那种东西,光是照顾那个没吃药的小姑娘都来不及,哪里有时间慰劳自己。烛台切光忠只是笑了笑,打开那本书给他看。
里面全是审神者的日常照片。这本东西,是压切长谷部的。烛台切光忠单纯就是觉得这样能够帮助两个人快些表白,所以知道小姑娘在搞事的时候特地做了一出。
至于为什么都是纸巾,因为那天他感冒了,自然不能和别人靠的太近。
还有审神者不小心说出口看过的小黄本,大俱利伽罗占了一大半。
今天的本丸也是能混熟的本丸。
善哉善哉。


评论(6)
热度(35)

© 神楽坂綾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