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心大倶利伽羅 同担拒
日服咸鱼审 同担建议不要点进来
龙嫁/乙女/「俱利审」
腐向/「俱利烛俱利」「俱利all」「杂食」
头像是志岛亲妈的望君

刀/「大俱利伽罗」「伊达组」「压切长谷部」「信浓藤四郎」「蜂须贺虎彻」

俳優/「土井一海」「财木琢磨」

月pro/「グラビ新*黑年中」「Soara宗司*望」「Growth衛」 「Solids志季」 「Quell 柊羽」

CV//「古川慎」「细谷佳正」

怕生 叫我绫奈就可以 创作是因为爱

オトゲー中毒

日常と写メ専用
↓↓↓↓↓↓↓↓↓
dyaberak.lofter.com

收起个人介绍
   

【刀剑乱舞同人向】伊达组出道啦 其二

 【轻松欢乐OOC】

【你看到什么cp就什么cp吧】

【人设点我】

伊达组出道啦 其一



伊达组出道啦 其二


压切长谷部低头看看烛台切这么高个子给自己鞠了个九十度的躬,稍微沉默了会儿。虽说这是他先挖掘的苗子,但还是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考虑。他慎重地盯着面前两人,皱眉叹气。
「要超越平安三条。」
烛台切光忠听到这话,欣喜地抬头,笑得也是作为一个同性,太可爱了。
「是!」他点头,元气满满。
下午的时候,四人在压切长谷部的办公室里集合,一人一份合约书,只有烛台切非常认真地,每一条都看了,不懂得地方还会提问,好像学霸。剩下的大俱利伽罗,鹤丸国永,太鼓钟贞宗,等他说没问题的时候,大家就都草率地盖上自己的章,算是签约仪式成功了。
接下来需要决定他们的性质,走什么路线,如何盈利。此时的压切长谷部突然脑海中浮现出了不得了的画面,仿佛是天兆。他看到眼前的四人穿着酷炫的衣服,手持乐器,底下大把的迷妹为他们打尻尖叫。
「……长谷部先生?」烛台切看经纪人皱眉闭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忍不住拍拍他。
「……抱歉。你们有人会乐器吗?除了鹤丸。」从美好的情景中回到现实,长谷部想到了什么。
三人面面相聚,似乎都没有一技之长,为首的烛台切抱歉地摇了摇头。
「什么都不会?」
「唱歌的话,小伽罗还不错!」
「我的话游戏厅的太鼓敲的还不错哦!」
长谷部感到很窒息。只有一个人会乐器,那乐队岂不是没戏?他揉揉眉心,看着一个光有帅气的脸,一个脸黑不说话大概很会唱歌,一个名字里有太鼓听着很喜庆竟然还真的很会敲太鼓的,他有点点绝望。但是刚才的闪现绝对是个指引。他压切长谷部是个迎难而上的人,况且乐器这种东西只要肯学能练,总有会的一天。
就这样,商量过后,鹤丸国永站主音吉他位,烛台切光忠是节奏吉他位,大俱利伽罗是贝斯,太鼓钟贞宗负责鼓,主唱之后再定。
日复一日,自从被这么安排了后,烛台切总是空余时间就和鹤丸待在一起,大俱利伽罗总是独自待在房间里所谓的自学成才,只有太鼓钟贞宗在公司的排练房里跟着老师正儿八经的学习。他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必须到达演出水平,再有半个月的时间培养默契度,接下来他们可以和前辈幕末samurai同台演出。不仅要学习,还要练习乐器,挥洒青春说的就是这个吧。
「小伽罗,还没睡吗?」烛台切路过大俱利伽罗的房间,看灯还亮着,便准备了夜宵。他敲门询问。
听到声音的大俱利伽罗放下手里的琴,他有习惯只戴一只耳机,因为不能错过任何光忠说的话。
他打开门,侧身让对方进来。
烛台切将手里的托盘放下,看到桌上手写的乐谱,还有电脑开着的作曲软件,略微惊讶。
「小伽罗你原来会这个的吗?」
「嗯,之前会点皮毛。」大俱利伽罗重新坐回椅子里,抓过烛台切包了邦迪的手,「……是……起水泡了吗?」他有些心疼。
「嗯,这点程度没关系的,小伽罗不也是磨出水泡……咦?」烛台切摸了摸大俱利伽罗的手指,才发现对方已经结成茧了。
他有点愧疚地,握住大俱利伽罗的手,好像都是他的错才让这双手变成现在这样的。
「不是你的错。」
「小伽罗……」
「是我自己决定要跟随你的。」
他把手抽回,重新开始摆弄经纪人压切长谷部给他拿来的贝斯,又突然来了灵感在纸上写下音符。
烛台切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明明自己从他这里得到了救赎,大俱利伽罗却表现地像在报恩。若不是那个下雨天偶然的相遇,他又怎么会捡回这个如黑猫般的少年。
「谢谢你,小伽罗。」
要说谢谢的是我啊,光忠。

烛台切光忠跟着不认真的导师鹤丸国永,也是没日没夜的练习,但是基本看不到老师的影子。鹤丸通常教十分钟,剩下的时间就不见了。烛台切只好无奈地翻看书,将基础部分反复弹练。
今天也是这样,他抱着吉他,手指按在品上稍稍用力就会感到疼痛,甚至碰水都很勉强。十指连心,但他不准备放弃,特别看到了这么努力的大俱利伽罗后,自己也变得更加的干劲满满了。
一定要快点追上小伽罗才行。
「哟,还在练啊,光坊。」鹤丸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手里拿着棒冰啃咬。
「鹤丸先生……你……今天搭讪失败了吗?」
「哈哈哈,是啊。所以我才又回来了嘛。」
「是吗。」烛台切没有再看他,专注地弹出音符。
「光坊吃醋了吗?那么要不要和我约会?」
「鹤丸先生,你开玩笑的对象选错了哟。」
「哈哈哈,那么我继续教你后面的吧。」白发青年笑出两团可爱的红晕,拿起架子上自己的琴,一只膝盖搭在另一只上,自顾自地弹出一段流利美妙的旋律。
只有在这个时候,鹤丸才是最安静的。安静的仿佛变成了别人,烛台切也会看得入迷。
他是那么的优雅,似乎来自遥远国度的王子,又好像是不属于人间的御物。
烛台切词穷了,只知道自己非常仰慕他。

余下的太鼓钟贞宗,鼓可以说是和他相性最高的乐器了。他的节奏感应该是在游戏厅练出来的,鼓点敲得非常准,甚至还可以即兴加鼓花。只不过身高有点残念,坐在后面最显眼的是头上的竹蜻蜓,脸什么的就看不太清。可是他很乐在其中,也不介意,鼓发出的声音简直怎么说呢,有点俏皮?帅气带着点淘气,就像他给人的印象那样。去学校的时候都不忘带一副鼓棒,在没人的地方练得可嗨了。

于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四个人再次聚集在压切长谷部的面前,气质比之前更加接近偶像了。排练的曲子一气呵成,大俱利伽罗竟然还写了自己的歌,随意地哼了两句,长谷部见识了他声音的特色,也就决定了主唱就由这个黑黑的古铜肤色少年担当。这样的话,出道也没太大的问题了。
「那么我们叫什么名字?」太鼓钟问得很及时,因为还真的没人想到这个问题,连经纪人都忘了。
名字……名字……
「独眼龙。」大俱利伽罗悠悠地开口。
「这个感觉不错,像小光!」
「我觉得叫DATE不错啊,听起来很帅气。」
「那不如就叫Date独眼龙吧。」
名字就这样在鹤丸随意地一句话里,决定了。
下一章里,大家就能见到前辈幕末samurai了!


评论(2)
热度(26)
©吉良綾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