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 of this is your fault.
Don't look back, just let it go.



大倶利伽羅中心 同担拒否
龙嫁/乙女/腐
找茬请不要来我这里撒野

日常と写メ専用
↓↓↓↓↓↓↓↓↓
dyaberak.lofter.com

无题延伸Reload 章十二 *俱利审*

【本章主线 不虐有好消息】
【有第一部作为前提】

【OOC 写的全是自己家的刀剑】

【目录点我】

章十二

时间拉回章九最后。
审神者那句话首先引起了长谷部的注意,接着是虎彻弟弟和大哥。新来的蜂须贺还不怎么理解这里的体制,所以没有任何反应。
「主上,您的意思是?」长谷部接着话,拿着刀站了起来。
「长谷部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我们现在的时间点是未来的时政府创建的历史重现。也就是,比如我们现在可以去往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间段,对那里企图改变历史的時間遡行軍进行制裁是一样的形式。未来发生了重大的局面无法控制的情况,所以使用了某种手段,让我们重现在这里。为的是他们想从我们这里找到突破口,从而改变未来的情况。」
大家听得一头雾水,也不想去判断主人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首先要搞清楚的是他们的立场和形式,以及具体需要做的事。
「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和泉守兼定忍不住问。
「未来的刀剑世界正在消失,因为有什么东西在扰乱时空的秩序。我们的目的,就是找出那个东西,将它祛除。它可能是某个人,也可能是某个物,亦或是我们看不见的某种力量,比如历史修正主义者那样的存在。」审神者说着,看了眼人群里的鹤丸,继续道,「我知道你们想问我是怎么了解到未来的事的。还记得鹤丸把秋田带回了这里吗?他见过未来的我。」
像是获得了不得了的信息,众位付丧神你看我我看你,议论纷纷。
「我和未来的自己是不能见面的,如果见面的话,她会吃掉我的意识,所有做到现在的一切都变成了徒劳。你们也是同样,所以一旦事情解决了,历史重现会被收回,所有人的意识都会回到原身。」
「那这和主上说的要回到过去带回蜂须贺哥哥有什么关系吗?」
「是这样的。因为时空错乱,我当然…没有办法回到过去,历史重现的过去的我并没有身亡或者不存在。但是其中有一个漏洞,目前在这个本丸消失的刀都去了未来的本丸恢复到了正常的时间。为什么这些刀会消失?是因为未来的他们消失了,他们全都去顶替了自己的位置。」
「但是就算去到未来,也有再消失的可能吧?」
「是的,正如小狐丸所说。」
「可是主上到底要怎么带回蜂须贺?」
审神者深呼吸,感到胸口有些疼痛。她稍稍将腿并拢站直,眼睛里散发着让人读不懂的东西。
「我刚才说的漏洞。只要这里谁消失,那么过去的这个人就可以顶替他的位置。」
她想了很久。道理都是一样的,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牺牲什么,作为宇宙真理的一部分,让整个宇宙运作的基准之一。可真的对于新来的蜂须贺实在太不公平,要怎么办呢,碎了他,那个过去的付丧神才能回来。错在这个世界的体制,才让他们每把刀都成了垫脚石。
大家基本都听懂了审神者的意思,眉头紧皱,宴会随着狐之助带来的管理局新任务不欢而散。
审神者辗转反侧,好像对虎彻的愧疚更深了。她依然没有做好最终的决定,也不愿意打破新来的刀剑与过去早就来了的兄弟们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关系。再次相遇的蜂须贺虎彻没有过去初始刀的苛刻,也不是那么地喜欢把真品挂在嘴边,也没有非常得对长曾弥不满。他看起来比过去的那把刀随和多了,遵守派发的任务,认真地完成,简直无懈可击。
自己这么做真的可以吗。
还没有听过本人的想法。
卯月作为他们的主人,不如说是没有信心,也不敢听那把刀的心里话,好几次蜂须贺来找她都被用各种理由推脱了。一晃一周又要过去了,她还是没有进展,甚至都不敢靠近虎彻们,明明那天那么的信誓旦旦。
「……」近侍把热牛奶递给小姑娘,借着半夜打开的床头灯,她的眼袋看起来更厉害了。
卯月没有接过,双眼无光地盯着前方,手心拽住床单,心跳无规律。
大俱利伽罗只好将杯子放到桌上,撸撸她的头顶,再把脸色苍白的小姑娘揽进怀中。下巴搁在她的头顶,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大俱利伽罗……」卯月精疲力尽地垂头,回应地抱住了他。
「嗯,我在。」近侍环紧了点,好像怕对方会溜走。
审神者总会在很苦恼的时候,变得不善谈,苦水烦恼全部都不与人分享,自我消化,自我解决。就算是有了恋人,也还是没有变化。她的这点是大俱利伽罗欣赏之处,但同时也会心疼,希望她能够和自己商量。
「告诉我你在想什么?」这种时候反倒是话少的那位,根本不怎么会使用人类语言的那位首先开口带她进入正题。
「我不知道……我希望……蜂须贺可以回来,但也不希望现在的消失。」她寂寞地垂下眼帘,继续道,「真是贪心啊。」自嘲着,卯月把脸埋进近侍胸口。
又进入了个巨型迷宫,到处都是死胡同。可是她没察觉到,她早就不是一个人在这里了。
「你只是单纯希望他没有发生那样的事。」
「可是……」
「突破口,我认为可能在未来,而不是我们这里。」大俱利伽罗语气认真,这几天他也想了很多。
「诶?」因为对方说了自己没有考虑到的事情,卯月抬起了头。
「我们现在不知道我们的历史有没有被改变,所以……未来的那个蜂须贺,也有可能就是你失去的那把。」他把快要冷掉的牛奶重新放回小姑娘手中。
「……你的意思是……正常的历史里……蜂须贺可能没有……碎?」
「嗯。」
「但是怎么求证?」
「找雀。你不觉得他知道所有的事么。」见对方不接过只专注于话题,他只好用勺子在里面搅拌了下,亲自喂到小姑娘嘴边。
卯月喝进一口,脑子转的飞快。
的确是,雀好像每次都会在关键的时候出现,最关键他还能召唤历史修正主义者,他很有可能是从未来来的。那么这个时间的他又去了哪里?……难道是已经把这个时间的自己的意识吃回去了……?
但是不管怎样,又找到了一个解决办法。
卯月抢过大俱利伽罗手中的杯子,咕嘟咕嘟一饮而尽,又把杯子还给近侍。
「大俱利伽罗你的智商好高!」
「……」付丧神默默地把杯子放到边上,帮她擦了擦嘴。
「太棒了,我们明天就去找雀。」仿佛又重新看见了光,小姑娘感觉自己马上就能睡着,于是迅速躺平。
「去刷牙再睡,不然会牙痛。」
「嗯!」

第二天,睡饱的审神者换上出门去时空管理局才会穿得迷彩军装,裤子塞进黑色的靴子里,再重新整整头发,准备出发。她带着近侍,鹤丸,烛台切,还有长谷部。四刀一人,简单地阐述了昨晚的想法,长谷部和烛台切也感染了小姑娘的心情,变得轻松了许多。
希望的寄托全在此行,奇迹一定会降临在这个本丸。黑夜过去了,现在要迎来曙光了。
他们刚到时空管理局门前,正准备进去。
「审神者大人。」雀手拿折扇,悠闲地出现在他们身后。
卯月从来没觉得对方这么顺眼过,她走到对方面前,点头问好。
「您这次来,好像知道了什么事啊。」
「我也是来向你求证一点事的。」卯月双手背在身后,挺直背脊,十足一副女军官的样子。
「请说吧?」
「未来的……未来的我身边的蜂须贺,是不是那把初始刀?」
他们盯着雀,心脏悬到喉咙口,到只有鹤丸还绰绰有余置身事外的样子,和平时没什么差别。
雀微抬下巴,笑得暧昧。他挥开折扇,像是在考虑到底是不是要揭晓谜底。但是他们能够猜到这点,也已经很不容易,加上未来还要靠他们去寻找根源……
「是。」
审神者听到对方话音刚落,不知道是太开心还是抬惊讶,她捂住嘴,掉下了好几滴眼泪。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心情了。
他还活着,在正常的历史里没有碎,还在自己身边,还是健康的好好的。卯月称自己是喜极而泣,今天是这些天以来的大晴天。
「但是您的本丸,现在又来了一把蜂须贺吧?他是不属于历史的多余刀剑。」雀轻摇折扇,依旧不紧不慢。
「那他在最后历史重现被收回的时候……」
「他的意识在最后会进入未来的蜂须贺体内,如果可以融合的话就没问题,但是出现排斥的话,就不好说了。」
「会发生什么?」
「这个我也不清楚啊。」雀摇摇头,转移话题,「最近调查到什么没?」他看向鹤丸。
烛台切感到气氛很微妙,因为他曾怀疑鹤丸是不是又要对审神者做出不利的举动,现在又感觉他怎么是在帮雀做事。
「没什么特别的啊。不过恕我直言?我的怀疑对象是,压~切~长~谷~部~君。」
「你说什么?」被点名的长谷部简直感觉是自己上课的时候被谁恶作剧了,他眉头紧皱,握紧本体。
「长谷部君怎么可能是那个根源?我到认为,可能是您。」烛台切帮着同僚,反驳鹤丸。
「我只是怀疑啊,没说他就一定是啊。」鹤丸无谓地耸肩,完全不介意烛台切的话。
「都闭嘴,不要互相猜忌,像什么样?」卯月很不喜欢本丸中出现内斗,擦干眼泪严厉地呵斥了他们。
三把刀不再说话,却都不甘心的样子。
只有旁边的大俱利伽罗,从头到尾没有说过话。他观察着气氛,向心中的揣测更加靠拢了。
有点难受,但是一定还有更深的根源。

评论(2)
热度(10)

© 神楽坂綾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