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心大倶利伽羅 同担拒
日服咸鱼审 同担建议不要点进来
龙嫁/乙女/「俱利审」
腐向/「俱利烛俱利」「俱利all」「杂食」
头像是志岛亲妈的望君

刀/「大俱利伽罗」「伊达组」「压切长谷部」「信浓藤四郎」「蜂须贺虎彻」

俳優/「土井一海」「财木琢磨」

月pro/「グラビ新*黑年中」「Soara宗司*望」「Growth衛」 「Solids志季」 「Quell 柊羽」

CV//「古川慎」「细谷佳正」

怕生 叫我绫奈就可以 创作是因为爱

オトゲー中毒

日常と写メ専用
↓↓↓↓↓↓↓↓↓
dyaberak.lofter.com

收起个人介绍
   

无题延伸Reload 章十 *俱利审*

【本章主线多 主要是咖喱和鹤丸】

【提前二十分钟更新】

【感觉可以买股了】

【有第一部作为前提】

【OOC 写的全是自己家的刀剑】

【目录点我】

 
 
章十 
 
「我准备回到过去,带回蜂须贺虎彻。」审神者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事情要拉回一个月前。 
 
刚恢复记忆,审神者好像很难集中注意力在工作上,整天除了睡还是睡。醒着的时间就在跟喜欢的付丧神嬉闹,无心管理正事。 
被托付了重要任务的鹤丸国永,本独自居住一间,现在突然多了个室友。烛台切光忠表面上说是审神者的安排,事实上是为了监视他的行动。 
是那个鹤丸先生,对主上恨之入骨的刀,怎么可能乖乖回到本丸,回到日常生活中。况且他一回来,就出现大本营被袭击的事情。虽然在这混乱中主上恢复了记忆,但是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 
「光坊,欢迎啊。」鹤丸腾出半间房间给烛台切,没有什么要遮掩不能看的东西。 
「从今天开始要给您添麻烦了,鹤丸先生。」他也笑着回应对方的问候。 
日子过得很普通,本丸依旧遵照每天的当番表运作,波澜不惊。因为审神者嗜睡,大俱利伽罗基本上把所有必须要经过她手的文件替代处理,压切长谷部老样子负责内部,外交变成了烛台切光忠。三把刀很忙,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其余的付丧神们,三天吃不到过去主厨的食物,特别想念。 
……并不是说歌仙做得不好吃,所以歌仙把刀放下好好说话。 
 
「……大俱利伽罗……我去睡……」今天好不容易有精神看完了公文,还打算去哪里逛逛,吃点什么。审神者又敌不过睡意,声音都变得软绵绵越来越轻。 
她受到的影响来自那次突袭,因为在时间的夹缝中待了太久,耗费了许多不必要的灵力,恢复得很慢。 
卯月话还没说完,就倒了下去,还好及时被近侍扶住,抱着她放到床上。 
「……抱歉啊……总是没力气。」 
「……你真的没事么?」 
「嗯……睡一会儿就好了。」 
大俱利伽罗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担心,他只是看着对方。 
「那你,抱抱我就会好啦。」 
他知道这是骗人的,但还是拥抱了小姑娘。 
「还有什么?」 
「嗯?」 
「我能做的。」 
卯月没来得及回答他,便再次进入了睡眠。她最近也不做梦,可醒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去了一趟很远的地方,再回来。没有起到休息的效果,身体很重。 
大俱利伽罗不舍地帮她掖好被子,关上门。小姑娘的脸,闭着眼看起来像死了一样。 
「哟,伽罗坊。」语气充满玩味,鹤丸在门口和他招招手,没得到允许就已经踏进了审神者的书房内。 
「……她睡了。」大俱利伽罗抬了下眼皮,收拾桌上的东西。 
「我是来找你的。」 
是上次的事。 
近侍刀默默整理好公文,锁上抽屉。 
 
两人来到后山,这里不会有第三双耳朵。鹤丸靠在树干上,抱着双臂。 
「考虑的怎么样?」微微上扬尾音,好像不管对方的回答怎样都不会影响到他。 
「……你先告诉我你知道点什么。」 
大俱利伽罗看鹤丸的眼神非常不信任,他还是很戒备。 
「你答应站到我这边我就告诉你啊。」 
明摆着在逗他,近侍刀略恼火。 
「那个小姑娘啊,现在很不好吧?」 
「……她是因为在夹缝里呆的太久……」 
「你真的觉得就只是这样?」 
还有我身体里的半身。 
大俱利伽罗没说出口,他眼神凌厉,思考着对方反问的问题。 
接着鹤丸又慢悠悠地吐出一句。 
「和审神者有联系的是什么?」 
经对方那么一句话,大俱利伽罗立刻明白了意思。 
卯月的体质突然变差是因为刀剑的消失。付丧神和主人之间有看不见的契约羁绊,眷属无缘无故的消失,一定会影响到审神者。也就是说,如果未来所有和卯月有关的付丧神全部消失,那么她也有很大的可能会和他们一样的下场。 
她失去了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意义,会被世界放逐。 
「伽罗坊虽然聪明,但还是需要点拨啊。是和人类相处久的缘故吗?」 
「……啰嗦。」 
「哈哈哈,那么眼下你的人类小姑娘就要消失,还是不愿意和我站在一边吗?」鹤丸挺起背,走到大俱利伽罗面前。 
「如何相信你?」 
「嗯……的确有点困扰啊。那么这样说吧,你和小姑娘去夹缝的时候,我见到了未来的她。」鹤丸停顿了一下,他观察大俱利伽罗的表情,再次开口道,「她选择了我。」 
「……什么……?」近侍刀抓住刀的手青筋暴起,他不懂对方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抱歉抱歉,我的用词不对。」鹤丸笑着摇手退后,「小姑娘说因为你没听她的话复活了她,所以拜托我帮她做事。她穿了有些贴身的白色军服,头发全部盘到了后面,这样总能相信了吧?」 
鹤丸的描述和他那晚见到的一样,大俱利伽罗放松了点。 
如果现在没有人可以合作,对方又看起来诡计多端,他觉得可以冒这个险,但不能袒露较多的真话,见机行事。 
于是他点点头,表示同意。 
「好。那我接下来要说的事,你找个机会告诉那个小姑娘,不要告诉其他人。」 
拉拢大俱利伽罗纯粹是为了排除他的嫌疑,虽然他是审神者的恋人,但保险起见,还是试试吧。 
「消失的刀剑们全部去了未来,她就是那个引起世界崩溃的源头。」 
「……你在说什么?」舒缓的眉毛又蹙起来,大俱利伽罗加重了语气。 
「是因为未来的刀消失了,所以这里的刀也消失,去顶替了未来的位置。现在我们所在的本丸,是历史重现。」 
「你的意思是,时空在崩坏?」 
「对。世界在崩溃。」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所有的事情都说的通了。 
叫做雀的政府人员可以召唤历史修正主义者,是因为他们达成共识想要改变自身历史。時間遡行軍虽不受时间制的影响,但就像刚才说的,他们会被这个世界放逐,和消失没什么区别。 
刀剑付丧神所在的空间,除去部分现世来的审神者,他们都是这里的最原本的居民。所以一旦开始崩溃,出现的就是。 
他们消失,审神者们被弹出,回到现世,再也无法进到这个世界。 
问题是…… 
「她已经不是人类了,难道她也会?」 
「那个小姑娘啊,谁知道呢。或许会和我们一起灰飞烟灭吧。」 
不行。 
就算只有她一个人,也要让她活下去。大俱利伽罗已经失去过一次保护恋人的机会,绝不会让第二次有机可乘。 
「所以你是想让我帮你一起寻找崩溃的根源?」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根源是那个小姑娘。」 
「怎么可能?」 
「是她自己说的啊。」 
「……我知道了。」 
未来的审神者,到底是什么人,大俱利伽罗心中一直抱有疑惑。 
她真的是卯月? 
为什么穿了时空管理局的衣服? 
不过总算弄清楚的是,她不让自己复活她是因为会扰乱时空的秩序。 
…… 
所以…… 
她怎么可能是源头。 
「还有,小姑娘的死,啊,就是那个被雀抓走什么的,全部都是她自己策划的。未来的那个。她想要个回来的机会,向你传达这些事。」 
这可是真的吓到大俱利伽罗了。 
鹤丸国永的话半真半假,所有都要靠自己理解,和他对话非常的累。 
人类小姑娘已经对自己下手了,为了保住本丸,哪怕是让自己死也没关系。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制造出大崩溃,她只是个普通善良坚强温柔的,他喜欢的人类女孩子罢了。 
倒是鹤丸,这把总是在扰乱自己思绪的刀,难道不该是他么。 
大俱利伽罗注视着那个白色的背影,决定找三日月谈谈。即使不擅长和他接触,但是如果是他的意见,那肯定多少能帮助到自己。 
 
鹤丸国永自认为和大俱利伽罗的谈话很愉快,因为他心中已经知道,对方不是,甚至可能和「欲」这个字都是非常无缘的。 
接着下一个是压切长谷部。 
他心里第二个怀疑对象,因为长谷部像个「无」,只要是主命,他都会去做。看起来无害,可能就是最可怕的那个。 
失去判断力的刀剑,和「物」相比起来,有什么差。 
鹤丸寻找的方向没错,就是还差点。可能他心目中的嫌疑人都要落空了。 


评论(9)
热度(9)
©吉良綾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