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心大倶利伽羅 同担拒
日服咸鱼审 同担建议不要点进来
龙嫁/乙女/「俱利审」
腐向/「俱利烛俱利」「俱利all」「杂食」
头像是志岛亲妈的望君

刀/「大俱利伽罗」「伊达组」「压切长谷部」「信浓藤四郎」「蜂须贺虎彻」

俳優/「土井一海」「财木琢磨」

月pro/「グラビ新*黑年中」「Soara宗司*望」「Growth衛」 「Solids志季」 「Quell 柊羽」

CV//「古川慎」「细谷佳正」

怕生 叫我绫奈就可以 创作是因为爱

オトゲー中毒

日常と写メ専用
↓↓↓↓↓↓↓↓↓
dyaberak.lofter.com

收起个人介绍
   

「烛审」カタオモイ「是无题系列的番外」

【开的大坑里咪实在太虐,补个温馨的小番外】
【没文笔OOC】
【看不看是你的事,写不写是我的事】

某年的8月9号,阴。
审神者刚满十五岁,正是及笈之年。她初次独自去万屋,手心里拽着纸条,上面写了需要带回的东西。长这么大,因为家长们的保护欲,从没一个人出过门。
路边的景色是看得熟悉的花花草草,再往前走点,就能到达充满人群,忙碌热闹的街市。
「哇……」她看见绿茵的草丛里探出一只头,尖尖的耳朵竖起,铜铃大的眼睛充满好奇。
审神者喜爱动物,她蹲着向前,和它对视。两三个月大的野猫也不怕生,它主动走近,一只爪子搭在小姑娘的膝盖上,嗅了嗅。
「你的妈妈呢?」
「喵——」像是听得懂人类的语言,小猫的叫声仿佛在回答她的话。
「是吗,去找吃的了啊。」审神者抱起它,撸着它的头顶,替它顺毛。
「喵——」
「可是我没带吃的啊……」
「喵呜……」小猫很失落,它只好舔舔人类的手背,乖乖地趴在小姑娘的怀里。
「嗯——我先去街上买点,等下回来给你吃好不好?」
小猫友好地蹭了蹭她的掌心。

从出本丸开始就跟在审神者身后,烛台切光忠可能是被压切长谷部传染了爱担心的毛病。今天只有他没有特别的安排,闲着也是闲着。付丧神看小姑娘走远了些,便过来,拿出牛奶和盘子。
他认识这只猫仔,是上两个月自己喂的猫生的一窝里的其中一只。可惜猫妈妈不知道怎么,再也没有回来过,最后只剩下了它。
他快速放好东西,就要继续跟上去。动物为了感谢,蹭了蹭他的腿,刚想叫唤两声,就看到烛台切对着它做了个别出声的手势,马上走远了。

天空似乎要下雨。审神者跑到万屋门口,差点被自己绊倒,还好及时扶住门框。她气喘吁吁,被店主调侃,说是今天怎么没有一大群骑士跟着。她只好抓抓后脑勺,尴尬地笑笑。
正要掏出口袋里的纸条不见了。
小姑娘把内衬都翻了出来,就是没有。
……??
她又看看外面的街道。
难道……掉在哪里了?
……是不是刚才……
「主上,您在找这个吗?」烛台切看不过审神者着急的模样,他把写有初始刀字迹的纸递到小姑娘面前。
「谢谢……诶?!光忠?!」比起购买清单更惊讶这个人的出现。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要跟踪您。」怕审神者不开心,烛台切赶紧解释。
「没关系啦,我也很喜欢跟光忠逛街。」接过纸条,小姑娘没有追问他为什么在这儿,拿了篮子对照清单在架子上找需要的东西。
酱油竟然在最高层,在她踮脚的瞬间,烛台切已经占着身高优势,拿给了她。
「……长腿怪……」女孩子不小心嘟哝出声。怎么本丸里净是些腿长的家伙,还有那个长谷部也是。
「主上如果不满意,我可以抱起您,您自己拿。」
「光忠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嘞!」
「我知道。」他笑着,接过她手里的篮子。
也知道已经不能再像从前那样随意拥抱您了。
「但是如果是光忠的话,也没什么关系啦。」
审神者似乎总能看穿他的心思,给出必杀。她为了掩饰有些红的脸,快步向前走去。
「真是拿您没办法。」

「光忠,你说话的方式可以改改吗?我不喜欢你对我用敬语……我们都关系这么亲近了!还有啊,蜂须贺,长谷部,你们一个个都这样!」
终于将东西买齐,他们出了店,审神者又忍不住抱怨同一件事。
「这是我们对您敬意的表现。」
「可是?难道我和大家的关系就只是主从吗?」小姑娘说着,习惯地去牵烛台切的手,又因为那个人两手都提着袋子,不知道该牵哪里,干脆就抱住那个人的手臂。
「……主上?」动作实在太亲密,付丧神吃不准女孩子在想些什么。
「……啊!抱歉……小时候的习惯……」她赶紧放开,两只手背到身后。
烛台切看看装作若无其事的她,又将袋子全部换到左边,右手主动拉过她背在身后的手,缩短之间的距离。审神者感到付丧神的温度,也大力回应了他,对着他笑得和小时候一样天真,极其满足。
「刚才的话题还没结束呢。」
「敬语吗?」
「是啊!」
「……你……?」
「对对,就是这种!说两句来听听吧!」
「那么……你……喜欢我吗?」彬彬有礼的烛台切光忠,竟然少有地红了脸,还不敢看小姑娘。不过换了种称呼,就那么不一样。
「喜欢啊。光忠这么好,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啊?」自动曲解意思的审神者,总会把对方想说的解释成自己想的。
「……光忠?你怎么了?脸好红啊。」
「……没……没什么!请别看我!啊……真是不帅气……太不帅气了!」
「我觉得光忠这样也很帅气啊。」
「您不要戏弄大人啊!」
「我说的真心话嘛……啊!」审神者发现街边摊位有条紫色的水滴项链,她被吸走了视线,拉住付丧神就要过去。
「主上?买多余的东西会被长谷部君说的。」烛台切好心地提醒。
「没关系,我带了自己的零用钱!」小姑娘盯着看了会儿。
「主上喜欢的话……」
话还没说完,审神者就已经付了不小数目的小判。
「光忠,低下来一点。」
「嗯?」
「快点!」
付丧神弯下腰,不明白对方要做什么。小姑娘松开牵住他的手,为他戴上项链。
「果然很合适。」
「这是……送给我的吗?」
「嗯!」
独眼青年英俊的脸上透露着幸福,他笑着,多希望审神者永远都不要长大,成为他独占的宝物。
「那我也应该给您回礼才行。」他亲吻女孩子的脸颊,还是收不住笑意。
「好喜欢光忠!」审神者抱了抱他。
灰蒙蒙水墨色的云漂浮在空中,下起了绵绵细雨,不远处还是晴朗,阳光充足,就好像两人的喜欢,截然不同。
烛台切为审神者撑着买来的油纸伞,偏向她那面,自己却湿了肩膀。他们在回去的路上,执意要分担一部分袋子的小姑娘还是叽里呱啦说个不停。想起来刚才遇到的野猫,不见踪影。
可能就是这样的吧,错过了什么之后,就不会再有了。
「那只小猫是不是还饿着肚子啊……」女孩子失落地垂眼,看着被打湿的草丛。
「不会的,您看,有盘子,一定是被人喂过什么了。」烛台切安慰道,还有些心虚。
「啊……真的!但怎么觉得……这个盘子的花纹在哪里见过……」
「诶?」
「好像……我们家的……」
「?!」
「光忠……?」
「主上我不是要骗您……」
「下次喂的时候,带上我吧!」
或许是单相思,但是有种单相思基于对方还没喜欢上谁的时候能抱有期望。所以让这份美好,再持续得久一些吧。
如果神明真的存在,他也恰好听到了我的愿望的话。

评论(2)
热度(31)
©吉良綾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