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 of this is your fault.
Don't look back, just let it go.



大倶利伽羅中心 同担拒否
龙嫁/乙女/腐
找茬请不要来我这里撒野

日常と写メ専用
↓↓↓↓↓↓↓↓↓
dyaberak.lofter.com

文字记录「耽美向」自行创作片段③

他站在这花花世界,终于再次有了立足之地。挥舞着他的武器,闯出这个迷宫般大的战场。那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强大和执着,那是固执。
或许之后他们就又可以面对面坐着,随心所欲地畅谈,吃着他并不爱吃的提拉米苏?还可以手牵着手一起堕落到凌晨?事情总是这样的。没有人知道未来的事情,因为如果知道了,他们就会想尽办法去改变。可惜现在坐在原地等着一切发生的人却越来越多了。Kiki就是其中一个。
不是懒惰,不是懦弱。是觉得所有的都已经不重要了,是不想在这么逃避下去了。他正在抵抗着似乎是早就被注定好的所有,他也知道自己正在被上帝狠狠地玩弄。他只是进行自己无声,可能也是无谓的反抗罢了。
事实会证明他是对的,他是最后真正的王者。
他一直就这么坚信着。
但是事实是被人定义的,所以这么说又是不成立的。
更多的时候,他是劝解自己不要去想那么复杂的问题。他想,他想就像以前那样,简简单单地活着,快快乐乐地活着。
他稀里糊涂地把自己往火坑里推的时候,以为就有很多人都陪着他一起跳下去了。可是一觉醒来,却发现,只有自己才是最体无完肤,遍体鳞伤的。就是这样,当他看着D的时候,他依然笑,永远都是笑。
你们知道“我想把你杀掉装进我的吉他箱子里,这样我上哪儿都可以带着你,多方便。”的下句是什么吗?
他吻着他的额头,他说。
“你不可以这么做。因为这样就没有人还会像我一样对你了。你也可以这么做,因为我只想证明我爱你更多。”
是的。
傻瓜才这么做。
人们在这个社会中越发越冷漠,只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在最危险的时刻作出自认为正确的判断,那个时候不再存在任何的情感,更别提爱了。那东西总是一文不值的,无法跟钱衡量的。
爱不能换取金钱,金钱也买不到爱。这就是为什么它们总是不相等,它们不能相提并论,不存在任何形式上的交易。
所以Kiki告诉D让他买了自己的时候,他的心会比和他分手还疼。没有人生来就愿意当物品,愿意当牺牲品的。只有那些思想觉悟看上去很高其实只不过是为了引人注目的人才会愿意这样,不求回报。他们被称为英雄,被Kiki视为偶像。他认为自己也该这样。
然后他又上路了。旅途一直在继续着。没有回程的旅途,到底会延伸到哪里呢?那里还会有爱吗?还会有英雄吗?还会记得梦想吗?
他捻灭了烟,背上吉他,抚着麦克。他深吸一口气,唱出今晚的第一句歌词,弹出今晚的第一个音符。这好像似曾相识,是因为这个舞台本来就是属于他的。
你看这一切都那么和谐,喧闹繁华。为了诠释自己对音乐的理解,他嘶吼着,用热情证实自己活着,不管旁人如何地阻止。那是对现状的不满,还有害怕。
他们依然可以用眼神交流着,对音乐的敏感,对彼此的爱慕。他们依然有着享受听众们热烈疯狂回应的权利。
对了。
因为还年少,骨子里透着浓浓的叛逆。不论如何掩饰,存在的依然在,磨灭不了任何的真实。他们不喜欢战争,知道自己在被旁人欺骗着。
可这又如何?逃兵永远都没有好果子吃。
他要剑,也要盾,但是他没有盾只有剑。他拿自己的背当做盾,接受着任何的洗礼。
疼?
哦。已经不疼了。那厚厚的茧已经证明给你看了。
演出很成功地结束了,但是他们却酿成了悲剧。有人死了,有人哭了,有人受伤了。因为太多的人想要关注他们,所以惨案发生了。就在那一瞬间,一整面墙都倒塌了。他的脚下踩着尸体一步步向前走,还是那个漠然的表情,可惜已经布满了泪水。
上帝对他说。
“哦,不。我亲爱的孩子,士兵不该是那么脆弱的。”
他流着泪,默不做声。他的眼神吓跑了仁慈的上帝,然后他就一个人在这里,再也没人管他的死活。他整天和这些尸体呆在一起,闻着腐臭,踩着白骨。
充满了绝望,黯然。树都变成了枯枝,这里再也没有太阳。
哦。不。我错了。现在是夜晚,所以这被称为宁静。再次醒来的时候,事物还是他们该有的样子,而不是这样扭曲。
他安心地笑,继续演奏曲目,唱着歌词。在凛冽的风中,洗净自己身上的污点。
可是怎么办?
世界本来就是脏的,浑浊的。在这之中岂不是越洗越脏吗?
浓重眼影的双目垂帘,再度陷入更深的失望之中。
音乐走向了风平浪静。这战斗是他胜利了,因为大家都死了,只有他生存了下来。他不该有抱怨,他赢了。
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向前走着,寻找光明。前方有一个人影,跟自己是那么相像。触碰了之后才发现,原来是一体,原来、原来或许也是两个人。


海边的风有些大,空气也很湿。
Kiki喜欢这儿的一半原因是这里是这座城市唯一的海,唯一一个最美的风景区,冬天的话一般不会有人来这儿。
还有一半原因是,这是D最喜欢的地方。
“我想我妈了。”他喃喃着。
他知道,D的妈妈是个妓女,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生下他的,因为他的妈妈是个妓女,那么卑微,那么不值钱。可是怎么办呢?爱一个人有错吗?她那么爱D的爸爸,于是就偷偷生下了D,一个人抚养了他,在他10岁的时候又把他交给了福利院。
“你还没有找到妈妈吗?”
“嗯。”
Kiki看着他的侧脸,英气逼人的侧脸,忍不住又心疼起来。他抓紧了D的手,和他一起望着前方的海。
那像他们未来一样的大海。雾气朦胧,茫茫无边。
不过至少他弄明白了这是在哪儿,弄明白了这场战争是结束了。因为另一个正在开始,可能已经开始了也说不定。
“D。”
“嗯?”
他拉过他的衣领,踮脚吻了他。真的太久没这么做了。一直都太过激情了,几乎都忘了平淡才是最真实的感觉。
D亲吻Kiki的时候大多是因为欲望。
Kiki亲吻D的时候大多是因为爱恋。
时间停止了。
空气也凝固了。
谁来告诉我这个吻是否太伟大了?
你看,他最终还是保护好了武器,找到了那个路牌。他正悠闲地坐在咖啡厅里喝着奶茶,欣赏着窗外过往的美景。
海市蜃楼?
不是,也不会让它变成那样的东西。
他需要的是,持续的美好。

提拉米苏。
带我走。
离开这个悲伤快乐都溢出来的地方吧。
真他妈该死,为什么我会让他伤成这样?
D的眼神悲伤,可是Kiki浑然不知。他依然洋溢着那只有对着他才会有的笑容。
 
我就在这里哦,哪里都不去。
 
我们就一起做麦田的守望者吧,可是我们能守得住吗?敌人来临的时候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毁灭,我们没有阻止的能力。
如果我们可以跑……
如果我们可以反抗……
如果我们可以采取一些行动……
如果我们可以……
 
我们是死的,我们没有生命……
亲爱的,当你离去的时候,你再也听不到我的心跳,我再也听不到你的心跳。

我弄丢了回程票,糟糕的是那只有一张。我哭着,哭着跪下来,求列车员能否再次给我一张车票,我愿意献上我的生命来换取,只要能让我回到起点。
“你愿意献上你的生命?那么你还怎么回到起点?”
你看,你看。
人就是爱说冠冕堂皇的话骗取任何的同情,他们的罪孽如此深重。
他还跪在那里,靠着列车。没人看得见他,没人听见他的求救声,可能直到他被这辆列车狠狠地卷到车轮下,被碾得面目全非,依然没有任何人会发现他。
已经没有办法可以再弄到回程票了吗?他把五指伸向天空,空气在他指间一点点溜走,什么都抓不到。
没人告诉他,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回程票,上了战场就别想再回头了,你可以选择中途被杀死或者继续勇敢地走下去。
或者还有种生存的办法,躺在地上装死。只是那几率不大,我是说,活着的几率。
“D,你觉得柏拉图式爱情怎么样?就是只有精神上的恋爱没有肉体的接触那种。”
“你想么?想的话我们就来吧……”
出乎意料的答案。
Kiki仰头,对着天空淡淡地笑。
这战斗赢了又有什么用?该变的都变了,该离开的也都离开了。故事的主角,也永远都不会变。

评论
热度(2)

© 神楽坂綾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