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 of this is your fault.
Don't look back, just let it go.



大倶利伽羅中心 同担拒否
龙嫁/乙女/腐
找茬请不要来我这里撒野

日常と写メ専用
↓↓↓↓↓↓↓↓↓
dyaberak.lofter.com

社障不明白的事 C33 *俱利审*

【这家审神者是社障】

【目前和近侍进展已上垒】

【全是日常】

【OOC 有很多错别字 作者是文盲】

【目录点我】*本垒在22章


关于某个游戏和刹车

审神者房里传来惊叫声,很难想象是什么让一位社障审发出这样的声音。时而高时而低,毫无规律性,还津津有味乐在其中。晴喜爱打游戏的兴趣本丸上上下下无人不知,她虽然很少出现,但只要出现必定是在低头专注于某个游戏,悄声无息地来悄声无息地去。不分四季,除了这个就是跟近侍互动,还有短刀们。
大俱利伽罗硬是被这鬼畜的声响吓得跑到隔壁审神者小姑娘的屋子里探个究竟,她正对着笔记本屏幕,紧张地皱眉,目前声音平缓。接下来就不对了,一点点防备都没有,她叫出了个高八度,可惜,并没有过关。然后立刻按下重新开始,抬头突然看到近侍的脸不经惊叫,于是又死了一次。
搞什么鬼?
付丧神转过电脑,看到有个音符,在黑色界面上,动也不动,耳机里传出的背景乐欢快。
「……这是什么?」他忍不住问。
结果随着他低沉的声音,音符竟然走了几步。
「……游戏……」
它又走了几步。
大俱利伽罗不太理解地看着小姑娘。
「是……声控……」她解释,边退出游戏,给近侍看了图标。
休むな!8分音符ちゃん!
「那个……声音高低大小……让它动……高音大声……可以跳……」
其实从早上醒来就在玩,嚎得嗓子都快哑了,还是没过去。晴也很苦恼,她满脸忧愁,好像在向付丧神求助。
大俱利伽罗用了个「你示范给我看一下」的眼神,审神者看了并且明白了,她拔掉耳机,关掉背景乐,又是一轮苦战,不过这次,小姑娘用了练发声的方式控制,最后还是没什么用。
几乎绝望地看回大俱利伽罗,谁知道那个人根本没在看她,他捂住嘴,微微颤抖。
……
太滑稽了。
实在太滑稽了。
憋笑的大俱利伽罗很辛苦。他不好做出不符性格的事情,比如豪放地笑开之类。
「大俱利伽罗……」晴拉着他的衣服,继续求救。
她的意思是,你要不要试试。
「……不。」近侍拒绝了审神者的邀请。
这个时候加州清光正好经过,初始刀很随意地进去向审神者打招呼,被小姑娘一个尖叫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门口。
「主上?!」他焦急地跑过去,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结果原本可以跳过去的,因为清光的声音,又没能过关。
晴气呼呼地看向初始刀。
「怎么了啊,这个眼神——」
经过大俱利伽罗的解释,他终于明白事个什么样的游戏,突然想到如果让全本丸的人都玩的话……
然后他召集了所有留在本丸的刀剑,首当其冲的当然是短刀的孩子们,个个争先恐后,跃跃欲试。
大家聚集到审神者房间的时候,这个大将躲在床底下好久,因为害怕人多,不知道他们是来做什么的。还多亏了近侍……现在应该已经兼恋人了吧?同样社交障碍的大俱利伽罗,好说歹说,她才爬出来。
其实充其量也就几句话。
「……别怕,他们没有恶意。」
「……我在。」
「……他们只是来打游戏的。」
软磨硬泡十分钟。
难为他了。
清光简单解说了一下内容以及玩的方式,并且说全通关的第一人可以拿到十万小判或者一个月的假期。
自作主张的初始刀啊。
「那么谁第一个?」
「我!我!」
「那爱染国俊先来吧。」
爱染撩起袖管,走到屏幕前,审神者替他按下开始。
「啊——」
很好,平缓地走了起来,前面有个坑。
「啊↑」不错的跳跃。
「啊——」继续向前。
对面是个非常窄的平台,需要非常好的控制力。
爱染国俊十分紧张,发出了细小的声音,他原来是为了控制跳跃的高度没想到掉了下去。
「诶????」
「下一个——」
第二个上场的是厚藤四郎。
「看我的!」
没想到因为他这句话,音符直接跳进了坑里。
???
「下一个——」
第三个上场的竟然是山伏国广。
审神者小姑娘打量了好久,被旁边的大俱利伽罗视为是极其没有礼貌的行为,面无表情地双手把晴的头转回屏幕。
晴单纯地觉得这个重量级的选手怎么都过不去啊。
「嘶——」首先发出低声,使音符走起来。
很好,马上到了第一个坑。
「呵啊!」
好,过去了。
接着。
「嘶——嘿呀!」
厉害了,那个刚好能站下的部分也完美地跳了过去。
山伏深呼吸,丹田用力。
「刺————啊————」怎么就说了御手杵的台词呢。
可喜可贺的是,他跳了过去。
「卡卡卡,拙僧还是可以的啊!」因为他这句忍不住的话,只听到叮的一声,音符撞上了休止符,游戏结束。
后面一连串上来的都不行,并且底下看的人真怕会憋笑憋死。
清光环视了一圈突然喊了两个名字。
「烛台切先生,你不来试试吗——还有那边的歌仙先生——」
「这个游戏实在太不风雅了,我拒绝。」歌仙脱口而出。
「游戏玩的是尽兴啊,没有游戏会是风雅的啦。烛台切先生呢——」
话是那么说。
这次的确大家都以失败告终,可过了没几天,审神者就看到排名上全通的人名字。
雅M
Letsparty
毛豆饼
这三个名字怎么这么眼熟呢。
并且公用电脑房总是被占用啊。

成人影像大家应该都知道吧。
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可能是让现世的竹马君代买的或者问他借的。
瞒着近侍,自己偷偷待在房间里,即使把声音调成静音,画面也很刺激。
不为别的,小姑娘只想知道她应该怎么做才能取悦到恋人。
大俱利伽罗平时对她百般照顾,即使跟她一样话少,可在肢体接触上真是不输给任何一对情侣。
不会用语言,那就用动作啊。
她瞪大眼睛抱膝坐,趁着那个人出阵,快点看完。
「……」大俱利伽罗掀开帘子,看到这幅情景,实在没有想到。
而小姑娘也没想到,因为连续下雨没有出阵衣服穿的付丧神被从队伍里撤了下来。
他从后面揽住晴的肩膀,手掌捂住她的眼睛。
「不要去看。」近侍认为这是和审神者不匹配的东西。
「……出……出阵……」
「不用去。」他在小姑娘的耳边。
大概猜得到,晴看这个是为了学习。但不觉得实战才能有经验吗?况且……他觉得对方现在这样就很好,可能喜欢的人做什么,自己都能提起性趣吧。
真难解释。
「想……知道怎么做。」
果然是这样。
「为什么?」
「要……回礼……」
「你是在报恩吗?」
小姑娘不太理解,她没说话。
她拉下大俱利伽罗的手,转身跪在沙发上,去抱那个沙发背后的人。
近侍将拥抱化成了拥吻。他总是很轻,每次开始都要试探,要晴主动他才敢下一步。
还有付丧神注意到的事情,本体在旁边的话,小姑娘很容易有感觉。
这算是恋物癖?
还有他自己,虽然只有过两次体验,但都没带套。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大俱利伽罗也不太明白。
他把审神者腾空抱起,窝进懒人沙发,解开对方胸前第一颗扣子,又舍不得地停下,大面积地贴住对方的身体重新抱住。
「大俱利伽罗……?」
「嗯。」
「我……喜欢你……」脸红红的。
每天都在推与不推中艰难选择,大俱利伽罗不是很懂自己。
想要就上,天经地义吧,她喜欢自己,自己又喜欢她。可就是总觉得少了一步。
到底是什么啊。
等等。
他好像发现了问题。
我们是什么关系?
还没有明确过的问题,原来是这个。
大俱利伽罗,你们都已经无数次表白,上垒两次,现在还在纠结这个问题?不太对吧。
他看看屋子里的纸飞机,拼图,一起通关的游戏。
还少了什么?
……
他在看什么?
晴跟着他的视线也在房间里转了圈,还是不知道。她主动贴上去要亲吻,但是对方没有给予回应,这让小姑娘非常没有安全感。
是哪里没有做好吗……?
她突然想到刚才的视频里,伸手去解近侍的裤子。
大俱利伽罗才终于回过神。
「……喂!」
「……别闹。」
她没闹啊,是认真的。
「不可以吗?」
「……不是。」
小姑娘想继续,可是男人还是拉住她的手腕。
「我想……让你……舒服。」晴学着台词,红扑扑地巴掌脸又不敢看对方。
……
什么啊,这个家伙。
可爱过头。真的可爱过头。
「那是我要做的事。」
「我也要。」她语气强硬,挣脱掉束缚,拉下拉链。
「等下……不要踢我。」
晴认真地点头,掏出他的东西。
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大俱利伽罗再次抛弃刚才的问题,本来还郁闷没法出阵,现在又要感谢初始刀加州清光的安排。

好了,拉灯啦。
大家都回去抱紧自家刀剑吧——


评论(2)
热度(15)

© 神楽坂綾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