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心大倶利伽羅 同担拒
日服咸鱼审 同担建议不要点进来
龙嫁/乙女/「俱利审」
腐向/「俱利烛俱利」「俱利all」「杂食」
头像是志岛亲妈的望君

刀/「大俱利伽罗」「伊达组」「压切长谷部」「信浓藤四郎」「蜂须贺虎彻」

俳優/「土井一海」「财木琢磨」

月pro/「グラビ新*黑年中」「Soara宗司*望」「Growth衛」 「Solids志季」 「Quell 柊羽」

CV//「古川慎」「细谷佳正」

怕生 叫我绫奈就可以 创作是因为爱

オトゲー中毒

日常と写メ専用
↓↓↓↓↓↓↓↓↓
dyaberak.lofter.com

收起个人介绍
   

无题延伸Reload 章四 *俱利审*

【有第一部作为基础】
【整理目录后会放链接】
【审神者已失忆】
【OOC】

章四

秋田藤四郎真的消失了。找遍本丸上下,现在只剩下刀解池。如果真的被谁推进去,不可能在那么快的情况下就带走他。还有孩子虽然是短刀,极化后也提升了不少战斗力。按照乱藤四郎的说法,他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见的。就算一个眨眼的瞬间,也没有付丧神可以做到吧。机动再高,轮廓都没有,怎么想都是行不通的。
「主上。」是一期一振,他站在门口,礼貌扣门。
「进来吧。」
「我的弟弟……秋田,秋田的气息您还感应得到吗?」他的语气焦急。
审神者半天没说话,因为她的确感知不到秋田的气场。就像他从来没有到过这个本丸,成为过她的眷属一样。
她摇头,难过地看向那把刀的哥哥。
「……是……是吗。」
「但你放心,一定不是碎刀。」
「可是……」
「碎刀的话我也会有感觉。」小姑娘安慰一期一振,同时也是安慰自己。
「好的……」
「他可能只是在玩捉迷藏,说不定一会儿就出来了。事情我会继续调查的,你还有这么多弟弟要照顾。」卯月温柔地抬起嘴角,她承诺的事情怎么都要做到。
「谢谢主上。」一期一振道谢,转身离开。
剩下卯月苦恼地揉着眉心,心里没有一点头绪,她反复深呼吸,把干净的纸揉成团,扔进垃圾桶。门口晒进来的阳光在凉爽的秋季里十分适宜,带着少许浓烈的桂花香味。
这么好的天气,不出去散步,反而闷在死胡同里到处寻找出口。
卯月眼睛一转,她对着站在身后的近侍,淡淡地问。
「去哪里走走吗?」
大俱利伽罗不擅长记时间,具体的几月几日。可有种记忆就是莫名其妙,比如偏偏是今天,如果她也记得,是他们在一起的200天纪念日。但是所有的「应该」,都在上个月的中旬面目全非。
近侍半天没说话,只是看着自己的目光哀伤。不像他看别人的时候,视线锐利,不随和,总让人误会他下一秒就要动刀子。
「你要是不愿意也没关系,我可以去找……」
「我去。」
「诶?」
「我去。」他又重复了遍,眨眼换了视线的方向。
「啊……嗯。我去换衣服。」小姑娘推开椅子,进到里卧,拉上门。
大俱利伽罗,你到底在期待点什么?
男人忍不住自问。
是不是需要给自己约法三章才能不要再向前。
人类的承诺,通常在说出口的那个瞬间就结束了。他作为「物」活了这么久,以为有了过去拥有他的主人那般的身体,也不过如此。对,他以为。天下的事情如果都能用「以为」来解决该有多好,这样不理想的状态全都会消失。
还有,让感情灰飞烟灭。
他喜欢的人依然喜欢穿鲜艳色彩的衣服,好像要告诉全世界,她生存于此。高调,夸张,容易在人群中一眼被认出。
位置也变了,大俱利伽罗再也不跟小姑娘并排,只是恢复到主从的关系,默默在她身后,两人的周围也不会有强烈的粉色磁场,失去了很多。
如果说后悔的事情,男人只有一件。
是那天没能在她的身边,让她独自承受了死亡,痛苦和无助。
审神者看起来与世无争,尽责尽力,和那个过去侍奉过的政宗公截然不同。她不想要天下,活得却那么高调。别谈雄心壮志,什么都没。
「好看吗?」小姑娘前凸后翘,褪去厚重反锁的和服,轻便红艳的紧身裙,黑色的蕾丝外套,脚上蹬了双高跟鞋,全部往后梳的马尾,散落在鬓角的碎发。她拿着唇膏,嘴唇复古的酒红,对着大俱利伽罗。
这个世界现在真是现世的任何东西都能提供,应有尽有。
「嗯。」
她开心地转回去,抹掉,又重新换了个颜色涂上。
「这个呢?」
「嗯。」
「不要敷衍我啊……」卯月有个坏习惯,对着近侍不管是谁,都会本性暴露。不管站在这里的是本丸的哪把刀,都是。
「好看。」
审神者憋嘴,似乎对这个答案不满意。她重新转回去,要再次抹掉。早知道就带乱来了。
不知道选哪支呢。
「麻烦帮我把这些都包起来吧。」结果还是豪气地全部买下了。
最近没怎么购物,四五支唇膏也是应该的,慰劳自己嘛。
大俱利伽罗主动提过袋子,从前也是这样,陪她逛街,他是挑夫。强烈的购买欲似乎是女性的与生俱来。他走进下一家店,熟门熟路。
接下来应该还要买……粉饼?是这样叫的?化妆品太多,名字完全记不过来。
卯月半天没进去,看着大俱利伽罗的背影呆愣在原地。
「……喂。」近侍喊她。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的是这里……」
「……」
多想告诉她。
「我连你用哪个牌子哪个色号都知道。」
可是是大俱利伽罗,他不会这么说,还为多余的举动感到窘迫。对小姑娘的熟悉,可能比他自己还要深。
「……快点买好回去了。」他掩饰,又要踏进店门。
卯月不罢休,她抬起手拉住那个人垂在后面那只手臂的手套袖口上。
你们看,她连过去的习惯都保留得刚好。
不是衣角,不是对方衣服的部分,而是手套。
大俱利伽罗问过她,关于为什么是这里。
「想牵你的手,但是不敢。」她的回答简单,笑得纯粹。
肺部吸满了空气,再将它们全部吐出。成为人类的第一步,学会生存的本能。大俱利伽罗没有尝试过肺穿孔,可是很痛,那个会起伏的地方很痛。只要不去碰她,沉浸在过去,就会痛。好不起来,
只有三秒,付丧神转身看向卯月。
「……为什么……」
又来了,无缘无故地神经质,不受自控。
「……碰巧。」他敷衍。
「大俱利伽罗。」
「我再问你一次。」
「你是不是我……喜欢的人?」几乎带着哭腔,她失去了过去的记忆,这是没有办法努力就能弥补的事情,她只好努力地不去哭出声。
即使知道失去了什么,可并没用。
大俱利伽罗能好受到哪里去?
他以为接下来是很正确的答案,以为接下来是能够保护好她的答案。因为自己,正是她的阻碍。刀审无法实现在一起,世界的秩序。
他不想认清,可是……审神者的死,最初的原因就是他。
如果没有相爱,她就不会在万叶樱下许愿,被轮回牵制,最后被政府管理局处死。
于是他再次深呼吸,绝望地吐出两个字。
「……不是。」
这下仿佛吞了千根针。
他说谎了。
喉咙口的血腥味浓烈。
希望这次真的能够保护她,希望她……真的永远都不会记起。
我一个人就够了。
小姑娘忍不住,眼泪好像决堤了,她抬起手就是一下耳光落到对方脸上。
身体的本能,心中残留的遗憾和希望。
拜托了,让我记起点什么吧。
什么都好。
活着的意义之类。
大俱利伽罗的嘴角被打破了,火辣辣得疼。他当然不会回手,借着这下终于可以看向别处了。
卯月的手心也很痛,她恨自己,恨这个世界。
路人的声音,众目睽睽的视线。
这家大俱利伽罗和审神者怎么了?
有人驻足围观,有人觉得不过是情侣间的吵架无趣走开。
对于他们来说,是什么呢。
付丧神想起了约法三章。
那就这样吧。
一 不能伤害她,或者目睹她将遭受危险而袖手旁观。
二 必须服从她给的命令,当命令与第一条冲突时例外。
三 在不违反第一第二条的情况下,用性命保护她。
这样就够了吧。
从现在开始执行。
再见了,这一百六十七天。
再见了,我作为人类爱过的人。
再见了,卯月。

评论(54)
热度(14)
©吉良綾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