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 of this is your fault.
Don't look back, just let it go.



大倶利伽羅中心 同担拒否
龙嫁/乙女/腐
找茬请不要来我这里撒野

日常と写メ専用
↓↓↓↓↓↓↓↓↓
dyaberak.lofter.com

社障不明白的事 C32 *俱利审*


灵魂互换

「主上!」踏进本丸踏进审神者房间,加州清光立刻发现了小姑娘和近侍灵魂互换的事。
晴满脸不爽地盘腿坐在地上,用大俱利伽罗的身体看起来也并不奇怪,不如说很合适。
「噗。」一个没忍住,清光笑出了声,遭来审神者强烈的怒视。
再往旁边看看,坐在椅子上是凝重的近侍,小姑娘的身体。
初始刀没法再掩饰了,干脆豪放得笑开了。谁让这家审神者和近侍这么像呢,就这样别换回去也不错啊。
命名「大俱利伽罗审神者初体验」。
想想就要笑出眼泪。
「喂,加州清光,快点想办法恢复。」大俱利伽罗发话了。
「嗯——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清光无辜摊手。
「……光忠没回来么?」
「小伽罗找我吗?」后来的烛台切再次理了理衣服,进到房内,先是一愣,然后笑了。
「看来比想象地要复杂点啊。」
「烛台切先生,别在边上说风凉话了,帮帮他们吧……不然我要笑死了……」清光丝毫不介意两股冰冷的视线,扶住腰。
「嗯,让我看看说明书。」说着从后面拿出个非常长的卷轴。
第五十二条 手铐在一起的两人灵魂互换,可以通过接吻试试,但是还需要同时满足别的条件才能触发解除。
「好像是这样。」烛台切把这段话用放大镜显示给两人看。
?这根本没说清楚吧。
大俱利伽罗和晴一脸「你在耍我吗」的表情看向他,同步率极高。
「但是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吧。」终于停下来不笑了的清光,很辛苦。
「不做的话可能一直会这样。」烛台切耸肩。
大俱利伽罗觉得很有道理,他看了眼审神者,脸唰——的红了,现在待在小姑娘的身体里,肤色真是一点都没法说谎。
晴只想快点结束这出闹剧,转头爬到近侍面前,就好像自己亲自己那样,完全不介意。她捧起付丧神的脸,可爱地撅起嘴。

??
???
我的脸会有这种表情?
大俱利伽罗推开晴,后退了不少。
晴歪头不解,顶上挂了三个问号。
「烛台切先生,我们是不是应该撤退了。」
「他们好像不介意啊?」
「……说的也是。」
晴仗着自己有了男性的身体,大力抓住他的手腕拉过,捏住对方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很普通的接吻,深吻都不是。
清光和烛台切两位家长有点小激动。
……
什么都没发生。
大俱利伽罗看看自己的身体,依然穿着肥大的T恤和粉色的睡裤。
「……光忠。」近侍扶额,快要崩溃。
「可能是不够激烈吧?」趁机提出了奇怪的要求。
……这就尴尬了。
……她是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么,这个「我随时待命」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等一下,怎么感觉自己的想法也开始女性化了。
「……你们出去。」审神者总算站起身,好像要动真格。
家长们被赶出去了。
好了,世界又只剩下他们俩了。
她把大俱利伽罗抱到床上,尝试第二次接吻。快点结束,她才能洗澡,才能抱男人。
被自己抱到床上的感觉真新鲜,有点想吐。
大俱利伽罗看着晴,由他主动了。两人的舌头缠绕了一会儿,付丧神收了回去,没想到小姑娘还不过瘾,又压上去继续。
……??
大俱利伽罗吓死了。
这种趋势,等下不会被推吧。
不想做下面的啊??
要被自己上了??
可以小姑娘的身体,让他根本使不上劲,但意外的很舒服。
然后……
晴眨眨眼,左看右看,再看自己。
……变回来了……
可能是忍到了极限,大俱利伽罗养分缺乏症不是假的。她兴奋地抱住近侍,提出了让付丧神掉下巴的要求。
「可不可以洗澡,一起。」
「……?」
「不想分开。」
大俱利伽罗单手抱住她,剩下的手捂住眼睛。
……我什么时候这么容易害羞了。


附赠:

脱得只有内衣内裤的审神者,在开着暖气的空调房里到处跑。她只是想帮小葵洗澡,可是猫讨厌水。
听到近侍的声音,立刻钻到被子里。
「……你在做什么?」大俱利伽罗掀开帘子看到小姑娘直挺挺躺被窝里。
地上还有她的衣服。
「……」社障小姑娘不说话。
他在看看试了毛的豹纹猫,立刻懂了。
头疼地把晴从被子里拎出来,再轻巧地提起小葵的后颈扔进桶里,锁上浴室的门。
里面可能正在上演一场腥风血雨。
不听话讨厌大俱利伽罗的猫,和等着被大俱利伽罗洗的审神者小姑娘。
可以说是争宠吗?
本丸的冬夜,内容丰富。

评论(21)
热度(12)

© 神楽坂綾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