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 of this is your fault.
Don't look back, just let it go.



大倶利伽羅中心 同担拒否
龙嫁/乙女/腐
找茬请不要来我这里撒野
オトゲー中毒

日常と写メ専用
↓↓↓↓↓↓↓↓↓
dyaberak.lofter.com

大俱利伽罗的腰帘上有血。
审神者惊恐地盯着他。
「你来了?!」
「……我是男人。」
「那这是痔疮吗???」
「……那是敌人的血。不要用你的脑子想点奇怪的东西。不要以为这样就能跟我套近乎……不,别过来……我说了别过来!!」
「大俱利伽罗别害羞嘛。」
「……」
「跟我混熟嘛!」
「不混熟,滚。」

 

想写万圣节主题的俱利审呢,但是没有梗,好尴尬

 
2017/10/23    

想看咪和咖喱跳交际舞……咪跳女步……

 

俱利审双箭头互动011

大俱利伽罗默默把手臂送到审神者面前
审神者「怎、怎么了?!」
大俱利伽罗「……」
审神者「???」
大俱利伽罗把手臂转了转。
审神者盯了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
大俱利伽罗叹气,仿佛对方是智障。
他想表达的是「我的龙,是不是很酷炫。」
接下去经常强迫审神者看他的龙。
有天大俱利伽罗说「这是我的宝贝。」

 

我有个想法 如果大俱利伽罗的吊坠是光忠送的话……这不是……太甜了吗……

 

「刀剑乱舞同人」未果的再见

重发

糖里有渣,审神者男性注意

大俱利伽罗中心

大俱利伽罗不是傲娇

没问题的话,下面正文

又是雨天,淅淅沥沥,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打伞的话一定会淋得浑身湿透。

十五岁的少年坐在走廊上,双脚悬空。他听说隔壁审神者今早去世了,那是个温和的人,按照年纪算的话,他可以称为奶奶。奶奶身后总是跟着压切长谷部,那把刀和自己家的差不多,一样的脸,爱操心。但他看得出,奶奶和付丧神绝不是简单就能描述的关系。她有个人类丈夫,三年前比她先离开这个世界。她的女儿也已嫁人,她说她有个孙子,但他们都不常来这儿,说是她工作和地方,不太好。

少年琥珀色的眼珠有些空洞,他对生离死别就像身后站着的近侍那样不拿手。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我们都不知...

 

卯月初次和大俱利伽罗接吻的时候很逊地昏了过去,吓得大俱利伽罗以为她是不是接吻过敏,还是自己有什么问题,结果很久都没有第二次亲的机会。

 

希望有天出个景趣叫 日常の庭・ずんだ餅

 

总之就是想看超级粘光忠的大俱利伽罗。

 

伊达的屋子里充斥着金色的阳光,打闹成团,鹤丸和小贞,强行被连带的伽罗,端来点心的光忠。
真好啊,真想让梵天丸也看看这幅光景。
太鼓钟贞宗「所以小光是伊达家的!」
鹤丸国永「就是啊!光坊是我们这边的啦。」
烛台切光忠「最近确实在长船那边待了太久了呢。」
太鼓钟贞宗「小光也知道吗?!」
鹤丸国永「我是不许光坊从伊达的屋子里搬出去的啊。」
太鼓钟贞宗「小光如果搬出去就绝交!」
鹤丸国永「光坊是我们的啊。」
鹤丸国永「伽罗坊说点什么啊??」
大俱利伽罗「……哼。」
太鼓钟贞宗「你看,龙王生气了哦!」
烛台切光忠「小伽罗,我做了……」
大俱利伽罗「……毛豆饼留下。」
烛台切光忠「那我呢?」
大俱利伽罗「……不许去长船那。」

高人气的罪...

 

大俱利伽罗看起来是猫系但隐藏了少数的犬系属性
比如他对恋人主动的次数占大部分,什么的。是大型犬或者还有点狼的成分。但狐狸不行,狐狸绝对不行。

 

© 神楽坂綾奈 | Powered by LOFTER